Chinese Christian Herald Crusades UK

2022年8月, 健康寶鑑

心安家寧: 生命隨着哀傷而强大

梁梓敦(安寧服務社工)

大部分人自小都被父母或老師教導不要玩火,因為火非常危險,不但會引起火災,更可能導致嚴重受傷甚至死亡。13歲的Jason同樣被警告,但由於反叛和貪玩的性格,他多次偷偷在家中玩火,以致不幸燒着家中雜物,並令到同住的祖母因趕不及逃生而去世。自此以後,Jason對自己所犯的錯感到非常後悔和自責,而且他的父親和親戚都紛紛指責他,並且表示永遠不會原諒他所做的事。

林女士與丈夫因事發生激烈爭吵,類似情況過去已經多次出現,而每次衝突過後她都會選擇短暫離開,在街上冷靜大約一小時就會回家。當天回家後她發現丈夫不在客廳,之後打開睡房門時,見到他坐在一扇已經打開了的窗邊。他察覺房門打開後,回頭望一眼林女士,跟她說一聲再見後,便一躍而下。林女士一直對丈夫的死亡耿耿於懷,她深信如果沒有該次爭吵,丈夫便不會自殺結束生命。

作為從事哀傷輔導的社工,我當然希望可以幫助喪親家屬將悲傷程度減低。可是,並非每位案主都能達成這目標。就如Jason和林女士的例子,經歷可能是過於創傷或震撼,以致無論進行多少次輔導面談,悲傷都不能降低。若然讀者自己或身邊親友不幸遇上這種情況,那麼還可以怎樣面對悲傷?未來的生活又可怎樣繼續下去?

很多人誤以為哀傷會因時間而逐漸縮小。真相是,哀傷從不曾變過,是生命隨着哀傷而逐漸強大了。(《隨着哀傷而成長》,LOIS TONKIN)

我們一生中必定會遇到大小不同程度的受傷。大部分傷痕在最初時會感到疼痛,但隨着時間和治療,它們最終都會徹底痊癒。可是,如果受傷的程度過於嚴重,疤痕或後遺症就有機會一直存在,永遠不會消失。有時候所經歷的事情實在過於悲傷,那麼請先善待你的內心,不要堅持和勉強自己放下或轉化悲傷。可想像悲傷是一個網球,當一件極度創傷的事件發生後,這個網球就出現在眼睛前面,距離不多於五厘米。在這情形下,你看出去就只是網球,而不會看到網球外的其他環境。如果我們希望重新見到整個世界,第一個方法當然是儘量令網球縮小。但其實還有另一個方法,就是一步一步往後走,逐漸拉遠你和網球的距離。雖然悲傷令你沒什麼動力和信心,但只要你願意嘗試,一點點地開放自己的生命,容許更多可能性進入當中,例如發掘新的興趣、認識新的朋友、做一些以往從未做過的事。日子久了,或許你會發現即使悲傷的大小仍然相同,但由於你的生命已比過去強大和豐盛,悲傷給你的影響力亦已減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