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Christian Herald Crusades UK

2021年6月, 2021年9月, 生活組曲

行到水窮處

李鴻韜

疫情反覆依然,沒有人不為此而忐忑。都說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目下情況,卻是遠慮近憂一起湧上心頭。如何是好?那時,我說的是唐朝;那人,我說的是詩人王維,常獨自遊走山間溪澗。他寫下了千古傳誦的兩句詩:「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王維來到了一處河溪的盡頭,本來淙淙流水,卻在這水窮之處,水沒有了,風景不再一樣;他就安坐下來,雲起了,天邊給他升起另一道風景。長空是一幅畫布,雲在其間幻化,乍現別樣的氣象。

當山窮水盡疑無路之時,常常在柳暗花明之間又見一村。因為水無常形,水窮處並不等於沒有水,只是水化成了霧,冉冉上升聚合成雲。坐下看,就見雲湧;雲湧,是水氣凝聚的另一形態。造物主造水、造雲,祂的創造蘊含變化多端的高超睿智,偉大而奇妙。所以,水窮處不是水的絕處,而是昇華的開始。水升格為雲,雲聚集之後,把水氣凝成水點,繼而轉化雨點落下;雨灑下來,水窮處又再呈現匯水成河的景象。

以為山窮水盡?當然不是,其實,在水窮之處,造物主早已為我們預備了升起的雲。我們只管安坐下來,去靜觀、靜思雲起的背後力量。疫情讓我們經歷到世事多變,或許叫我們落在水窮之處,但是,水窮處有雲繼而升起,這是造物主給人的恩慈。水窮、雲起之後,就會從天降雨,祂如常施恩惠,潤澤我們一生。讓我們靠著上帝同心祈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