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Christian Herald Crusades UK

2021年3月, 遊子情

鄉土情濃: 春節盒子

林夕心

新春佳節之際,家家戶戶都會包餃子,然而除了餃子之外,還有「盒子」。家鄉在北方的朋友對這種傳統的麵食或許並不陌生。在我的印像中,它大概可以被稱作帶著花邊的餃子,每個人的手工不同,樣式也層出不窮。

年夜飯的盒子

年夜飯大家聚在一起當然少不了包餃子,而餃子包到最後就會出現盒子。因為往往餃子皮和餡兒的數量通常不能剛好對稱,所以到最後剩下餡兒不多的時候就會用稍大一些的盒子來代替餃子,這大概是一種最美妙的不對稱。

姨媽和舅舅們都是包餃子的能手,盒子也不在話下,他們每個人包出來的盒子各有特點:大姨的簡潔利落;二姨的小巧精緻;三姨的花邊新穎;兩位舅舅喜歡包半圓形的。我喜歡盒子,樣式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因為它總能帶來驚喜——年夜飯的餃子餡兒有不同的品種:豬肉大蔥的,牛肉胡蘿蔔的,雞蛋韭菜的,白菜粉絲的。而盒子作為壓軸出場,它可以是這裡面的任何一種,甚至是混合了兩三種餡兒在一起的。同一種餡兒的餃子是在一鍋裡煮出來,很容易分辨,而盒子在端上桌的那一刻,你只看到不同的形狀樣式,卻不知它裡面是什麼餡的,這就有了更多的期待。用現在的話來說就像抽盲盒的心情:你選到的盒子的樣式或許和你想的餡兒的口味不一樣,但這卻多了幾分驚喜與期待。特別是過年的時候,為了寓意好的兆頭,我們還會在裡面放白糖、紅糖作為壓軸出場的盒子,有些還和著芝麻。在孩子的眼中看來,上百個餃子中,如果吃到了那一個甜蜜蜜的芝麻糖餡的盒子會意味著來年都甜甜蜜蜜,豐收滿滿。

初一早上的盒子

這種糖餡兒的盒子除夕晚上是被收藏起來的,到了大年初一淸早才會下鍋煮,這樣誰吃到了都可以討個愉悅的開年。

那時過年,我當過幾次「幸運兒」,吃到了白糖、紅糖芝麻餡兒的盒子。小的時候,因為糖在家裡還算「奢侈品」,所以紅糖、白糖芝麻的盒子,在100個餃子當中不會超過兩三個。而我們兄弟姊妹七個人在年三十晚就經常會湊在廚房一起猜測蓋簾兒上放的盒子到底哪一個是紅糖餡兒,哪個是白糖餡兒。年初一的早上,我和六表姐會特別早起來,在天濛濛亮的時候,就在廚房裡面等第一鍋餃子,生怕來晚了糖盒子被吃掉了。

在煮熟之後,紅糖會變成糖稀,一口咬下去糖稀就帶著白芝麻、黑芝麻流出來。紅糖的透著幾分暖意與喜氣,白糖的透著幾分晶瑩與明亮。但無論是喜氣或是明亮,入到口中都是甜絲絲的滿足,配著芝麻的口感嚼起來「咯吱咯吱」的,我們的心裡面也在咯咯地笑。

不知是我們特意被恩待還是怎麼的,每次當我們早早起來,把第一鍋的盒子吃掉了之後,大表哥表姐才會起來,而往往這個時候,我們吃到紅糖、白糖盒子的秘密是藏不住的,因為嘴角或多或少都會帶著糖稀,或者是黑白的芝麻,但好像沒有人會去刻意擦掉。因為開年的第一個盒子是幸福的印記。

現在過年很少會包這種糖餡兒的盒子了,兄弟姊妹也不太能再聚在一起了,可是每當吃到盒子,無論是否是紅糖、白糖芝麻餡兒的,我依舊會想起大年初一早上的那一份期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