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Christian Herald Crusades UK

2021年1月, 遊子情

鄉土情濃: 山裡紅,心裡甜

林夕心

眼看著就要進入一年最冷的季節了,這種寒冷讓我不禁想起了冬天裡最常吃的一種果子——山裡紅。這果實每年霜降後就可以採摘,飯後食之,消食除積。

冰糖裹著的山裡紅,甜而脆

提到山裡紅,家鄉是北方的人大概都不會陌生。因為每到冬天,大街小巷到處可見的冰糖葫蘆就是用它做成的。雖然這冰糖葫蘆自舊時起就不只是山裡紅做成的,還有水果、麻山藥等等。但是在我心中,糖葫蘆就應該是山裡紅的紅色。兒時的糖葫蘆不是在商鋪裡面賣的,而是小販推著自行車,車後架上挑著木提盒、竹籃子,上面立一個白色木樁,木樁上每個小孔都插著一支冰糖葫蘆,為了防止風沙沾到糖葫蘆,通常還用一塊白色的布遮著,而車架子的另外一頭,則是小火爐、鐵鍋、案板、刀鏟、糖和山裡紅,用來現做糖葫蘆。那熬好的糖漿,遇到冬天的冷風瞬間就會變得脆生生的。

兒時的家住在天安門邊的胡同裡,每到下午時分,我都會支著耳朵等候推著車的小販糖葫蘆的叫賣聲,而我卻不是個合格的「守望者」,因為午飯過後的我通常會靠在暖暖的爐子邊就進入了夢鄉。而替我等候糖葫蘆,便成了退休的外公每天下午的「必修課」。每次只要在後窗跟兒一聽到小販的吆喝:「冰糖葫蘆哎!」 外公就會抓起棉襖三步併作兩步跑出去,不一會就舉著亮閃閃、紅彤彤的冰糖葫蘆回來,他每次買到冰糖葫蘆的表情就像搶到了獎盃。有天下午,我不顧外面北風寒冷,要和外公一起去體會這份紅彤彤的「獎盃」所帶來的喜悅。那天聽到小販響亮的吆喝聲,我抓起已經準備好的棉襖,拉著外公往外跑。小販看到外公照例問一句:「老爺子,今天還是老樣子唄?山裡紅兩枝!」 外公說,「不,今天讓她自己挑,你現做吧!」我學著外公的口氣對小販說:「老樣子!」 他熟練地拿起已經用竹籤穿好的山裡紅,在咕嘟咕嘟冒泡的糖漿鍋裡蘸了一圈,清脆地「啪」一聲摔在了案板上,再拿起來的時候,變硬的糖漿在陽光下好像金箔紙一樣亮閃閃的,包裹在紅彤彤的山裡紅外面,就像一個個紅燈籠。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糖葫蘆的製作過程,我和外公一人一枝,把糖葫蘆拿在手裡。我們都笑得合不攏嘴,一口咬下去,「咔嚓!」糖漿果然又脆又甜,配合著山裡紅的酸恰到好處。而不知是否是陽光的角度那麼恰好,那糖葫蘆也似乎把我們倆的臉都映得紅彤彤的。

酸甜的山裡紅水

漸漸地外公年歲大了,而我也開始懂事,課餘時間不知不覺喜愛上了讀一些古代的醫書。外公患上了冠心病,那個年代的冠心病並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可以治療,只能靠藥物控制。而我從書中讀到山楂可以軟化血管,幫助冠心病的治療,便告訴了外公。沒有想到他很認真地聽了我的話,從菜市買了一竹筐山楂和山裡紅。又是一個冬日的下午,我看到外公坐在小火爐的旁邊,用小刀將那些果子一刀一刀切成片,去核,然後小心地放在蓋簾兒上讓它們變乾。之後每天清晨,他都會抓幾片山楂,一小塊冰糖泡水喝。日復一日,兩年後外公再去體檢,冠心病竟然減輕了。他從醫院回來的時候,高興地摸著我的頭說:「這小丫頭會照顧我這老頭子了!」不知為何,那一刻,雖然我們沒有吃著糖葫蘆,我卻看到了那日下午在胡同裡,糖葫蘆映在他臉上紅彤彤的喜樂。

外公離開我已經10多年了。而每年冬天,如果我在國內,我總會買上一枝糖葫蘆。吃著那山裡紅,心裡就是甜的。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