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Christian Herald Crusades UK

2020年11月, 遊子情

鄉土情濃: 暖暖的、甜甜的地瓜

林夕心

秋意漸濃,上週末爸爸從郊區帶回一筐地瓜,白瓤兒的,吃起來像香甜的板栗。外面秋風陣陣,然而廚房裡面蒸地瓜的鍋卻飄起暖暖的蒸氣,這讓我想起了那些暖心的地瓜,有紅瓤兒的,也有白瓤兒的。

暖暖的地瓜粥

那年大病一場回國治病療養,遇見一位醫術精湛的老奶奶,方子開完,她還建議我每天晚餐要喝小米粥,吃地瓜或者乾脆喝地瓜粥。自那以後,我的家中就沒有斷過地瓜和小米。媽媽總是各處奔走搜羅好吃的或者是有機的地瓜。有一天她直到天色擦黑才回來,問了才知道她去了河北,找了朋友介紹的一位老家的親戚,買了人家地裡自己種的地瓜。那些地瓜其貌不揚,滿身的泥土。媽媽用小刷子把它們刷乾淨上鍋蒸,熬好了小米粥,地瓜也差不多蒸熟了。一陣香甜的氣味從廚房飄了出來,我掰開還有些燙手的地瓜,這紅瓤兒的地瓜簡直像溏心的雞蛋,軟糯香甜,是超市菜場那些地瓜都無法比擬的。有些時候她會用蒸好的地瓜直接放在小米粥裡一起熬,我問她為什麼不把小米粥和地瓜直接一起熬呢?她一邊把地瓜放進鍋裡一邊說:「蒸鍋了再放到粥裡,地瓜就和粥成為一體了,粥也變成了地瓜的顏色,每粒米都會帶著地瓜的香甜。」我看著那一鍋咕嘟咕嘟在砂鍋裡冒著泡的紅瓤兒地瓜粥,感覺心裡暖暖的咕嘟咕嘟在冒泡兒。自此,媽媽熬的每一鍋地瓜粥我都會全部喝光,因為暖了我的胃,又暖了我的心。也因此,我的身體慢慢地恢復了。

甜甜的地瓜乾

過了大半年,我的身體恢復好了,回英國前媽媽想讓我回到英國繼續能有地瓜吃。於是她又去了河北,買回來兩箱地瓜,一箱紅瓤兒的,一箱白瓤兒的。接下來的一個月,我幾乎每天還沒睜眼就聞到廚房裡飄出的蒸地瓜的味道,一直到晚飯都會有。媽媽把這些蒸熟的地瓜切成薄片,整齊地碼放在笸籮裡,放在通風的地方陰乾,讓它們變成地瓜乾。她時不時就會去給這些地瓜乾翻翻身,變換一下擺放的位置。那些地瓜片一天天地變成了地瓜乾,我捏起一塊嚐了嚐,竟然依舊香甜可口,雖然不像剛出鍋的地瓜有溏心般的口感,但是這樣的地瓜乾,似乎更甜了。就這樣,我的行李箱裝滿了半箱子地瓜乾。一小袋一小袋媽媽都用真空密封袋封好。長途飛行之後,第二天早上打開箱子,拿出地瓜乾,熬上了一鍋地瓜乾小米粥,這粥竟然和在家的一樣香甜可口。又或者說,比在家更加香甜,外面小雨淅淅瀝瀝地下著,看著陰冷潮濕,然而這一鍋用地瓜乾做的粥暖暖的、甜甜的。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