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Christian Herald Crusades UK

2021年12月, 閒情小品

聖誕與我

小金子

我雖然沒練過唱歌,但上帝賜給我一副很好聽的聲音,有時分享見證,也會唱一首像童謠的詩歌,不是因為我唱得好聽,只因歌詞是我的心聲。

「我裡面外面上面下面時常都喜樂,我裡面外面上面下面時常都喜樂,自耶穌在我心,祂洗去我罪污,我裡面外面上面下面時常都喜樂!」原歌詞是「快樂」,但我覺得快樂太一般了,「喜樂」更貼切,又歡喜又快樂,所以我把「快樂」改成「喜樂」。

事實上,人生離不開「生」「老」「病」「死」四個字。除了第一個字外,其他三個字一般沒有人喜歡,特別是「死」字。然而這四個字是串在一起的,因「生」才有其他三個字。如果在有生之年跟耶穌串在一起,那麼對這四個字的看法,就不再一樣。

首先,「生」是好的,我們是創造主精心的設計,是受造的孩子,尊貴無比。「老」也好,是祝福,若上帝不祝福,人根本老不了。「病」不好了吧?錯!病也好。因為病,人才看重生命;因為病,人才迫切地到上帝面前求,跟上帝親近。

最後,若生命與耶穌連接了,就不會怕死,因死是罪帶來的結果。上帝是完全聖潔無瑕的,主耶穌降生到世上,是為了替我們揹罪,甘願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並且第三天復活。只要誠心相信並且接受主耶穌是造物主的兒子,到了生命盡頭,主會接我們回天家,這是每個相信的人都可以享受到的救恩。

聖誕對我而言,還有更多的祝福、更多的恩典、更多美好的記憶。1957年聖誕,是我和喬宏訂婚的日子。本打算除我養父母外,只請一兩位好朋友,在我家由廚師為我們做一桌精緻的菜,簡單而溫馨地慶祝聖誕、慶祝我們訂婚。

沒想到上帝加添恩典——滯留在澳門、第三次申請入港的喬宏的母親,竟獲准入境,趕得及參加我們的訂婚禮。喬宏一夜沒睡,給我畫了一張卡片;第二天一早到我家,在後山上撿了一棵枯樹枝,漆成白色,樹上所有裝飾都是淺藍色,有一種特別純潔的美。聖誕夜在雙方家長的祝福下,他給我戴上戒指。耶穌的誕生與世界上每個人都有關,我忘不了1957年的聖誕,上帝將我和喬宏連接到一起;也紀念主耶穌為拯救我們降生到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