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Christian Herald Crusades UK

2021年11月, 生活組曲

求餅得餅  

小金子

我的三個孩子都是在香港長大,但口味都跟我和喬宏一樣,完全是北方口味,喜歡吃麵食,特別是我的小兒子;離開香港幾十年了,還忘不了九龍城寨賣油條豆漿的小店鋪,厚厚的蔥花發麵大餅。

到了西雅圖,感恩,我主日下午聚會的教會,有一位姊妹是台灣來的,丈夫是日本人,她做的大餅幾乎和香港九龍城寨的大餅一樣好吃。知道我小兒子來了,她一定做餅給我們吃。餅做好送到,擺在飯桌上還熱呼呼的,因為我們兩家住得不遠。後來她的孩子長大了,他們換了教會,但只要她知道我兒子來了,我們一定還可以吃上她美味的蔥油大餅。由於不同教會,聯繫較少,就算小兒子來了,也不好意思告訴她,好像故意要餅似的,慢慢吃餅的機會少了。

近兩年,我們教會有一位非常有愛心的姊妹,主日經常做兩個蔥花發麵大餅,若有新來的朋友,就送給他們做迎新禮,若沒新人就送給我們弟兄姊妹分享。我帶過幾次回家,餅做得非常不錯。


我雖然快90歲了,但是因為孩子們遲結婚,只有一個孫女、一個男外孫。我女兒帶男外孫第一天到西雅圖來看我時,他只有兩歲多不到三歲,媽媽給他洗完澡,頭上包著一條小花毛巾,光著膀子,挺著小肚子,底下穿著一條小花褲子,光著腳丫,由洗澡間跑出來,看到我們,一亮相就捂著嘴吧叫「啊……」,從那時開始,大家都叫他「小泰山」!

曾幾何時,小泰山今年中學畢業了,邀請我們參加他的畢業禮。他的身裁相當高大,預備在舞會上,穿上喬宏得獎時所著的晚禮服。當知道我的小兒子也能來參加他的畢業禮,我忽發奇想:「我是星期二飛去女兒家,若主日沒有新朋友,姊妹肯把餅送給我,我帶去女兒家,該多棒!可是現在還有幾個禮拜,餅可別太早送給我,太早,餅就不新鮮了。」

如是者,一個個禮拜過去,聚會完了,都在注意「餅落誰手」?感謝主,都平安無事。到了要飛的那個主日,聚會完了,一看,來了兩個新朋友,那位做餅的姊妹,捧著兩個餅匆匆地經過我,走出了禮拜堂,我也沒有太失望,根本知道機會不高,只是心裡隨便想想做做夢。沒想到不一會兒,她又回來了,一個大餅放在我手上:「給你。」說完扭頭就走了,我怔在那兒,又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我相信是天上爸爸給的,正像《聖經》上主耶穌說的:兒子向爸爸求餅,爸爸就給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