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Christian Herald Crusades UK

2021年6月, 趣味人生

藝術聊天室: 藝術中的信仰思考

房子

米開朗基羅——《創世記》

拉斐爾曾感嘆道:「他是用近乎上帝一樣傑出的天賦,創造這個藝術世界!」當初教皇命令他以星空為背景畫上12使徒,但是在他構思時,他的腦海中浮現出具有非凡震撼力的《創世記》畫面,他想要展現一幅無邊無垠的廣闊天際。整個畫面是由:「上帝創造世界」、「人間的墮落」、「不應有的犧牲」三部分組成。它所展現的氣勢磅礡和力度非凡,連拱頂都似乎無法承受它的重量而在顫抖。其實,米開朗基羅在口述自傳中多次提及,他聽得到上帝的聲音,每一幅作品的靈感都來自於上帝。他自稱自己是在為上帝工作,並且在祂的聖光下愛與生活。他的一生雖然飽經憂患,在孤獨中承受著肉體和內心各樣的苦楚掙扎,但是上帝卻一直在他的生命中陪伴他,給他指引和安慰。人與上帝的距離就像亞當和上帝手指間的若即若離,只要我們一觸手就可及,祂並非遙不可及。

夏卡爾——苦難中的愛與夢

從小在猶太民族的傳統文化中長大的夏卡爾,心中一直有個美好的盼望。他的民族世世代代都用希伯來文讀著古老的舊約《聖經》,一直保持著很強的民族信仰。或許你聽說過上世紀60年代在美國百老匯的一部著名歌舞劇,名叫《屋頂上的提琴手》,就是夏卡爾這幅畫的背景故事。猶太人一直相信,雖然他們是一個流亡的民族,到處受到歧視和迫害。但是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你會聽到從屋頂上傳來的琴聲,好像是上帝變成了一位小提琴手,來安慰你孤獨受傷的心,祂會在你難過的時候幫助你、保護你。當他一個人在異國的這段經歷中,他深知上帝是與他同在的,即使在他孤單害怕的時候仍然在他身邊。從夏卡爾的生命故事中,我領悟到:在殘酷的現實世界中,能夠保有一顆充滿愛與夢的心是多美好的一件事,它會帶給我飛過高山和低谷的信心與堅持忍耐的勇氣。

莫奈——光就是生命本身

「這個人,他只不過是一對眼睛罷了。可是,上帝啊,那是多麼神奇的眼睛啊!」莫奈的一生像向日葵一樣追逐光,在大自然中滲透光與色彩的微妙關係。對現代人而言,按一下快門就可以定格瞬間。但在那個年代,畫家只能用眼睛去觀察,用畫筆去捕捉光的美妙色彩。莫奈的一生都在追光而畫,他想要用畫家的天賦留住最難以捕捉的光,並用他的畫筆讓我們的視覺感受到光與色彩的千變萬化。正如藝術家蔣勳所說:「莫奈帶領他的觀眾走向自然,感覺陽光、微風和雲的飄浮、感覺光在教堂上一點一點地移動、感覺愛人身上的光、感覺那無所不在的光。原來,光就是生命本身,光一旦消逝,就沒有色彩,也沒有了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