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Christian Herald Crusades UK

2021年5月, 天倫樂

與君同行: 毛毛蟲病房

彩霞

去年三月初政府宣佈封城前,我們帶女兒到南安普敦醫院做了睡眠測試,診斷為嚴重的障礙性睡眠窒息,也是矮小症常見的情況。呼吸部顧問醫生給了我們一台「持續性正壓呼吸器」,簡稱CPAP,要我們讓女兒每晚睡覺時使用。然而,要一個兩歲多的孩子戴上一個不舒服又奇怪的面罩,實在不易。我們嘗試了很多次都沒有成功。

結果,醫生安排了我們今年三月中到布里斯托兒童醫院住院數晚,讓有經驗的護士幫忙,使女兒早日成功使用呼吸面罩,以減輕她睡眠窒息的情況。

疫情之下,只能由一位家長陪同,我把一切需要的用品,打包到一個最大的行李箱。早上到達醫院,我們在「毛毛蟲病房(Caterpillar Ward)」登記。醫院員工為我們預備了一個很好的獨立房間,剛好在護士站旁邊。幾位醫生和護士輪流檢查女兒後,我們就在房間內等待到晚上。

晚上八時許,女兒還不願睡覺。在新的環境,她特別精神,也很留意周遭發生的事。縱然多番勸導鼓勵,她都不願意戴上頭部帶子,唯有等到她睡著以後,護士才進來準備。待她熟睡後,護士把頭部帶子給她戴上,她就立刻醒過來,並且站在床上大哭,她一邊哭一邊嚷著:「不要戴」,又不斷拿起我的手,放到面罩的位置,要求我給她摘下來。我硬著心,不斷跟她說不可以,也解釋面罩對她的好處,然而,她就是不願意。嚎哭的同時,她還指著病房裡的寶寶車,說要坐在上面。「我要回家看Daddy」她說。看到她可憐巴巴地大哭,我心裡也實在不忍心,但是護士說要堅持,才有機會成功。我只好一直鼓勵她。除了呼吸面罩,護士同時也在做睡眠測試,檢測氧氣、心跳和二氧化碳等指數,因此她的腳趾頭也纏著好幾條檢測線,我要抱她也有一定難度。

哭了一個多小時,我決定帶她出病房外面的通道走走,我心裡也很不好意思,怕她吵醒其他病房裡熟睡的兒童。我抱著她在走道上看著掛在天花上很多的毛毛蟲裝飾,她的情緒很快就安頓下來。10分鐘過後,疲勞至極,她願意回到床上睡覺。護士等她睡著以後,悄悄進來再給她接上加壓喉管,終於成功了。可是半夜她一轉頭,發現管子,又大哭起來。護士貼心地跟我說:「我抱她出去通道走走,你睡一下吧。」

第二天早上五點多,女兒就醒來了。護士一邊拆下和整理各條接駁儀器的線,一邊告訴我,女兒昨晚成功用了面罩兩個多小時,算是很不錯的進度。來醫院前,我沒有預料過程是如此不容易。她哭得眼皮也腫了。我心裡雖然很不忍心,但是深知,因為她的矮小症,她人生的道路必定要很勇敢、堅毅。

我自問不是那種眼見孩子哭哭,就很容易心軟的母親,但是這次住院的第一個晚上,她一邊奮力想要摘下面罩,一邊難過大哭著跟我說:「(把面罩)送給其他小朋友。」聽到這句話,我當下心裡一酸,說:「不能,這個是要給你的」,也彷彿立時聽到一句迴聲:孩子啊,因為這就是天父給你的人生。

我禱願她能在成長過程裡,慢慢接受天父給她安排那不一樣的人生,並能靠著主,剛強看待人生裡頭可預見的挑戰,且能透過這情況,有獨特的經歷,歡呼感恩,為主作見證。

在病房裡寫著這篇文章,落筆自此,看見病房外天花上掛著的一幅幅毛毛蟲卡通剪畫,想起以前聽過有關毛毛蟲成蝶的經歷:

蝴蝶破繭成蝶一般要經歷四個過程:從幼卵到幼蟲,從蝶蛹再到化蝶。破繭成蝶,每一個階段都伴隨著痛苦,但每一次痛苦都是一次蛻變,每一次蛻變都是一種成長。

孩子,願你知道成長的路上,你一定要倚靠那位慈愛與全能的主宰,祂必叫你如鷹展翅上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