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Christian Herald Crusades UK

生命的旋律

麥希真師母心語

麥陳永萱

口齒伶俐最後的話

回家靜想,突然驚覺一件奇妙的事——在希真回天家前幾天,一位負責《院刊》的姑娘來訪問,預備登在近期的刊物上。其中問希真:「你怎樣面對身體老化、軟弱,感覺自己無用,又怎樣勉勵同樣的老人呢?」

希真這樣回答:「我們回港已經六年了,住在老人院,一切安好;雖然年老身體日漸虛弱,但精神還好。我曾經常勸勉基督徒:要知恩、感恩、報恩。我倆也照樣實行。每天遇見的事情,不會說:剛剛好、那麼巧、意想不到。我們會說『感謝主』——這是知恩。

「每晚睡前禱告,都數算當天的大小恩典,對天父、主耶穌說感謝——這是感恩。

「只是現在老了,我要坐輪椅了,不能再為主工作了,怎麼報恩呢?一段經文湧現心頭:『常常喜樂,不住禱告,凡事謝恩,因為這是神在基督耶穌裡向你們所定的旨意。』(《帖撒羅尼迦前書》五章17至18節)以前留心的是前三句,這次留心的卻是最後一句『這是神(上帝)所定的旨意』。我們禱告後,決定努力做一個快樂老人,遵行神的旨意,別人看見便歸榮耀與神——這是報恩。

「我們這樣禱告:『主啊,回顧我一生,你救我的命免了死亡,救我的眼免了流淚,救我的腳免了跌倒。我要在耶和華面前行活人(感恩喜樂)之路!』(《詩篇》六篇8節)讓我們努力做一個『快樂的老人』,好像一盞明亮的燈,放在燈台上照亮一家人,榮耀我們的天父。(參《馬太福音》五章15-16節)保持常常喜樂,不住禱告,凡事謝恩。懂得知恩、感恩、報恩——這樣快樂的老人,永遠是『有用的人』。」我想:這是希真「口齒伶俐」最後的一段話了。

將我救恩顯明給他

親愛的天父,因為祢有這樣應許,所以我膽敢為仍然在病床的牧師,向祢禱告、感謝和懇求。《詩篇》九十一篇14至16節:「神說,因為他專心愛我,我就要搭救他;因為他知道我的名,我要把他安置在高處。他若求告我,我就應允他,他在急難中,我要與他同在,我要搭救他,使他尊貴。我要使他足享長壽,將我的救恩顯明給他。」

因為他專心愛我——
希真14歲受浸後,馬上開始事奉,在家中開辦主日學,在教會負責兒童青少年工作 ,定期街頭佈道,聯合各團契派發十萬單張運動,參加邊疆禱告會,預備到邊疆,把福音傳回耶路撒冷……祢接納希真幼稚但純真的愛。感謝祢!

我就要搭救他——
神學畢業,祢關閉了西北邊疆的門,卻為希真開了東南的門,到新加坡傳道。感謝祢!

因為他知道我的名——
希真一生為天父工作,傳揚天父的名,傳講福音, 建立教會,培訓領袖,神學教育, 著書立說,錄製佈道聲帶影片, 鼓勵差傳事工……祢接納希真為天父的名工作。感謝祢!

我要把他安置在高處——
祢扶持希真到處得人尊重,男女老幼都喜歡聽他講道,佈道、 培靈都多結果子,無論是籌款還是探訪都受歡迎。感謝祢!

他若求告我——
希真擔任神學院工作和華福工作,所需經費龐大,常要對外籌款。自己禱告,也常帶領同工、同學禱告。

我就應允他——
十七年的神學院經費,多次擴建校舍建築費,五年華福會出外探訪,多次大會舉辦費用,祢都供應無缺,甚至有盈餘。感謝祢!

他在急難中——
在中國培訓期間突然病倒,糖尿病引至失明 ,跌斷髖骨,大腸手術後開造口,檢查膀胱後插尿喉……

我要與他同在——
祢無微不至的安排,叫我們驚訝又感恩。

我要搭救他——
祢差遣認識希真的醫護朋友,明顯或暗中幫助,祢加希真力量,堅強樂觀面對一切。感謝祢!

使他尊貴——
希真身體衰敗,坐輪椅,掛著大便袋、小便管,出入靠人幫助……希真仍然受人愛戴,常來探訪,常通電話,談笑風生,叫希真得鼓舞。感謝祢!

我要使他足享長壽——
祢說,若是強壯可到80歲,希真已經90歲了,享長壽了。感謝祢!

將我的救恩顯明給他——
我和希真也希望能減少痛苦,安返天家,但不一定照我們的意思;若祢要希真留下來,我十分願意陪伴,請加力,讓我們繼續是快樂的老人。榮耀天父!

神未應許天色常藍

希真離世已經有一段日子了,仍收到許多電話慰問、電郵慰問、信件慰問、託人慰問 、禮物慰問……也有隱名的親戚朋友、主內弟兄姊妹代禱祈福,不能再沉默不語了。

那天我回到院舍的房間,希望能大哭一場做結束。可是沒有,連一滴眼淚都沒有。這個家沒有什麼改變,我可以爬上希真的床,做運動;我穿他的衣服、襪子;清潔時用他的浴巾、臉巾、梳子;進食時用他的杯子、湯匙、叉子。早會後,我陪他喝一杯紅梅水;下午喝一杯黑咖啡;睡前仍照禱告表寫下的,開聲禱告……

我收拾他的遺物,發現許多美好的回憶,叫我沉迷其中。他少年時畫的武俠連環圖冊,解答難題的信箱、自傳,也有佈道、研經、培靈等錄音片……每天中午,我到一樓彈琴,彈我們喜愛的詩歌,他獨唱、我伴奏的詩歌,他領會眾唱的詩歌……

這個家仍然給我溫暖的感覺……明天如何,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誰牽我手就夠了!我輕輕唱著下面這首詩歌,得到無限的安慰鼓勵。

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人生的路途花香常漫,
神未曾應許常晴無雨,常樂無痛苦,常安無虞。
神卻曾應許生活有力,行路有亮光,作工得息,
試煉得恩助,危難有賴,無限的體諒,不朽的愛。

神啊!我願秉持希真和我對你的承諾——常常喜樂,不住禱告,凡事謝恩。實踐你的旨意,做個快樂老人。

沒有痛苦返回天家

1月26日那天,牧師回天家了。那日天還未亮,院舍姑娘輕拍我說:「醒醒,快換衣服,女兒來接你到醫院看麥牧師。」

我和之華、樹森三人趕到醫院。院牧等著帶我們到希真床邊。拉開圍床布簾,看見希真仰臥著。我過去捧著他連連親他,他仍是安安靜靜地躺著。我輕輕拍遍他全身,他仍然安安靜靜地躺著,好像「扮死」來嚇我。我退一旁,讓之華和樹森看望他。

轉眼瞥見床邊一副探測器,一條紅線慢慢地拉動著,希真沒呼吸,沒心跳,他真的去了!我撲過去再摟著他,親他!輕輕在耳邊說:「你平平安安去了,那邊許多親友迎接你,不要忘記請求天父早點來接我啊。」

院牧告訴我們,他住在醫院宿舍 ,剛巧那天當值,他一直陪伴著希真聽詩歌、禱告,安安靜靜地離世。疫症期間謝絕探訪,竟然有一位親愛同工,陪伴著離世。希真,你是有福的。

我更感謝天父,祂答允了我的祈求。天父啊!你說:「……我必要他足享長壽,將我的『救恩』顯明給他。」你最後顯明的「救恩」,就是讓他沒有痛苦,安然回天家。

無盡感恩,請接納我無盡的感恩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