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Christian Herald Crusades UK

2021年4月, 生命的旋律

謝謝你作了我的父親!

麥之華

四處走動的訓練 增強我適應能力

多謝神(上帝),讓我成為麥希真牧師的女兒。初時胡恩德傳道對爸爸說:「星加坡有很多操粵語的廣東人,但是沒有牧者。」所以爸爸和媽媽結婚後,便立刻前往星加坡服事,我和妹妹都是在那裡出生的。及後,我又隨他往返馬來西亞檳城和香港……走遍很多不同的地方,有著這些不同的經歷,確實增強了我日後在社會工作的適應能力。爸爸很有智慧,每到一個新地方,都會設法助我快速融入,比方帶我去參觀一些景點,品嚐當地的食物。所以無論我身處什麼環境,或去中國內地工作,或前往加拿大、澳洲等地都難不倒我,說到底就是因為有了跟著父母四處走動的訓練。

來到馬來西亞之後,我要追趕學習英文和馬拉文,在很多人眼中覺得我很「慘」,每去一個新地方便要轉校,從頭學起十分辛苦,老實告訴你,我的童年是十分快樂的。爸媽也不曾說過:「之華,對不起,因為我們工作的關係連累你要四處奔波。」相反,爸爸陪伴我一起查字典,媽媽替我補習,他們這樣做不但讓我懂得體會和欣賞其他地方的文化特色,就算以後遇上困難也會克服得到。

牧師女入傳媒圈 背後擺上的祈禱

爸爸開通又開明,他喜歡以「自由式」來管教我們。大學畢業後,我進入了自己最喜愛的傳媒行業,我是第一代的「牧師女」進入傳媒和娛樂圈的。也許在別人眼中,我們家族成員的行業都十分「正經」,不是醫生就是教師,相對我的職業最具爭議性和突破性;我知道這對爸爸來說是有壓力的,有些人說他不該讓女兒入這一行,但爸爸對我卻是無限支持,沒有反對或作過任何警告,以致我可以不用背著包袱,無牽無掛地投入工作。

那年,我首次在商台主持一個年輕人節目。在節目播出時,爸媽都一起坐在收音機旁收聽,當聽到節目主持人的名字是「麥之華」的時候,他們就會拍手,表示支持和欣賞。我知道他們一直在背後默默為我擺上很多很多的祈禱,令我感激又感動。

爸媽看書的習慣、說話的口吻,我潛移默化地從他們身上學了回來,從而在電台做節目時便可以隨意發揮。爸爸在講道時加插例子的表達方式,也給了我靈感,因而我經常會用「貼地」的實例來拉近與聽眾的距離。

喜歡吃從不挑剔 欣然應約赴飯局

爸爸本身是一個十分隨和的人,對食物從不挑剔,但卻很喜歡吃。即使後來他要坐輪椅,雙目失明,身上又掛著一個人造肛門造口袋,但每當有朋友邀請他出外吃飯,他都欣然應約,從沒有因為自己的不方便而拒絕外出,當然我會儘量配合,負責接送,不用麻煩愛他的人。爸爸會很感激別人的心意,而且是發自內心的欣賞,所以總是笑臉盈盈的。

當爸爸媽媽需要我照顧時,我十分開心樂意,因為這兩老從沒有苛求我為他們做什麼,爸爸十分坦白,絕不會隱瞞自己病情,不用我猜測。我不把爸爸看作病人來照顧,他需要倚靠我的同時,我有事也會請教他,父女之間像是一對好朋友,開心互動,有商有量。

入老人院是爸爸自願的決定,不覺是苦事。疫情期間,雖然不能親自探訪,但每個星期我都會帶一次湯水給爸媽,另外送一次外賣食物,好讓他們換換口味,每天早晚兩次和他們通電話,把我當天的經歷、時事新聞一一告訴他們。

聽電視武俠小說 昏迷後詩歌長伴

爸爸是入院後三個星期才去世的。期間發生了一件事,清楚給我看到神的保守和看顧——爸爸一向十分喜愛吃香港舊式的碎牛粥,媽媽則喜歡豬潤粥,我經常都會到同一間粥店買粥給他們。及後爸爸昏迷後我便沒再去買,不料,那個上週公佈該粥店有五人確診,即時關了門。要不是爸爸出了事,我自然會繼續前去買粥,可能我們也會受到感染。神啊!多謝你。

爸爸喜歡美麗的東西,又喜歡看電視和看小說,失明以後什麼都看不到了!有一次我哭著問他:「爸爸,你喜愛的東西,全部都需要用眼睛的,如彈琴、繪畫、攝影等……」他回說:「我還可以聽音樂啊!」期間,很多謝媽媽給他講「電視」,後來我把台灣武俠小說作家鄭丰(被譽為「女版金庸」)的整套武俠小說訂購回來,逐一讀給爸爸聽,他聽到最後一本,尚未聽完便去世了!

是的,在他昏迷之後,我們可以給他聽聖詩啊!於是我找來一部mp3機,播放朋友轉來他最喜歡聽的詩歌,那是當年爸爸在堅道浸信教會,「喜樂團契」的姊妹們唱的,他曾吩咐媽媽在他的喪禮時要播放出來。醫院的醫牧十分有愛心,早上上班時把mp3機掛在爸爸耳旁,下班時把機帶回辦公室充電。當院牧把mp3機放在他耳邊,並告之這是師母帶給他最喜愛的詩歌時,他竟然緊握著院牧的手不放,為此院牧也十分感動。

媽祈禱鼻鼾靜止 臨終前院牧相陪

當爸爸還未脫離危險期的那個星期,醫生恩恤讓我們前去探訪,意思是說他可能會隨時離世。每次去到醫院的時候,看到爸爸都是熟睡,並且發出鼻鼾聲,十分舒服的樣子,但當媽媽為他祈禱的時候,他的鼻鼾就靜止,祈禱完了,他又再打鼻鼾。其實,我們已簽署了醫療預設文件,不會為他作急救,讓他安然離世。大約過了一個星期,醫生對我說:「現在已過了危險期,但他仍然會在昏迷狀態,現時醫院的情況十分危險,擔心牧師受到感染,出現併發症,所以他應該出院。」我不想媽媽太辛苦,於是在老人院(與媽媽同一樓層)為爸爸訂了一個單人房。媽媽曾說,希望在最後一段日子,可以陪伴在爸爸身旁,所以我認為這樣的安排是好的。當一切都準備妥當的時候,1月26日早上爸爸的心跳越來越慢,院方立即通知我們,到達醫院時爸爸剛斷氣。院牧告訴我們,他一直在爸爸身邊陪伴著。感謝神,神和人都很疼愛爸爸。

最愛《神未曾應許》 謹記父親的教誨

至於喪禮,爸爸早已吩咐不要安排安息禮拜,火化後只舉行追思會,除了親人和一些密友外,不會開放給其他人參加,之後在各地的追思會都網上進行。爸爸最喜歡的詩歌是《神未曾應許》,爸媽拍拖時已經很喜歡這首詩歌,在追思會上就唱給他聽吧!

記得爸爸經常教導我:「好與不好的決定是很容易做的,可是在我們一生裡會有很多『最好』和『次好』的決定,面對『最好』和『次好』的決定時,就需要祈禱。若果選擇了『次好』的決定後,你就不要埋怨神說,為什麼不給你聰明智慧作好的選擇;不過,我們還是可以把那個『次好』變為『最好』的」。爸爸這番金石良言,使我一生受用。

再次為你作了我地上父親而感恩,爸爸暫別了,天家再見!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