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Christian Herald Crusades UK

生命的旋律

父親是兒女的榮耀

麥之慰

送小狗來 給我作伴

在我11歲的時候,爸爸麥希真牧師前往馬來西亞的檳城去教神學。當時我入讀當地小學五年班,來自香港的我根本不懂普通話,班主任特意安排一個懂廣東話的同學坐在我旁邊,替我翻譯。我們住的神學院宿舍是在一個山頭上,由於言語不通,所以完全沒有朋友,十分孤單。

一天,爸爸下課後拿了一個大紙箱回來,打開一看,原來是一隻可愛BB狗,當時我開心到不得了;之後生活在神學院的那四年,這隻小狗便成為我唯一的好朋友,陪伴著我跑遍山頭。爸爸帶小狗來給我作伴的事,令我永遠難忘,深深感受到爸爸的愛心和細心。

拋出車外 傷臉掉牙

爸爸是個十分樂觀風趣的人,處理問題充滿智慧,遇事表現從容鎮定。在我13歲那年某一天,神學院的校車接載我們去禮拜堂,不知怎的車門沒關好,結果在拐彎的時候,車門突然打開,我即時被抛出車外,滾到很遠的地方,幸好當時隨後沒有其他車輛。當時只有媽媽在車內,立刻把我送到醫院,感恩我只是擦傷面部、口唇破裂、掉了一隻牙齒。

後來,爸爸打電話告訴婆婆,輕描淡寫地說我發生了一場小意外,輕微擦傷,去醫院洗洗傷口,貼上膠布便沒事了;不久婆婆來家探望我們時,看見我整塊面都受了傷,驚訝到說不出話來。

因為這件意外,校巴司機感到十分惶恐不安,他不停哭著說:「對不起!是我把車門關得不好,導致你的女兒被拋出車外。」爸爸不但沒有怪責他,還多謝他,讚他處事鎮定,快速把我送到醫院。

對著口琴 哭笑不得

出院回家後,爸爸送了我一件禮物,你們猜是什麼?是一個口琴。試問當時的我,臉和唇受了傷,痛不可擋,門牙也脫落了,如何吹口琴呢?看來爸爸是拿我來開玩笑,對著那個口琴真是哭笑不得!爸爸就是如此幽默樂觀,把大事化小,快速化解問題。在處理整件事上,不但先是令當事人破涕為笑,事後更讓全家捧腹大笑。爸爸,你太棒了!

遺傳善忘 總掉東西

十分感謝爸爸,無論好或是不好的特性都遺傳了給我。遺傳給我「不好」的就是「善忘」沒記性。讀小學時,我居然可以每星期遺失一個墨盒,前後不見了十多個,全因為放學後忘記把它帶回家。

爸爸在多倫多居住時,眼睛已經幾乎完全看不見。只要我去多倫多探望爸媽,爸爸講道就由我相伴,可是每次我總會把《聖經》遺留在教會,有時連會友送上的禮物(如水果或書刊),我都忘了帶走,直到他們來電提醒我們要多吃水果,或問及書刊的內容如何時,才驚覺自己又做了「大頭蝦」。有一次,甚至連教會給爸爸的講員費,我都忘記放在哪裡。感恩,每次遺留的東西最後都可以找回來。這些「善忘」的因子,都是爸爸遺傳給我的!

繪畫天賦 樂觀正面

至於「好」的遺傳,就是繪畫的天賦。爸爸很喜愛繪畫,很多書刊都有他的插圖,同樣,我也十分愛繪畫。我曾在香港理工學院修讀平面設計,來到多倫多後,入讀Ontario College of Art,隨後十多年都是從事設計工作,多謝爸爸的優質藝術遺傳。

我樂觀正面的性格都是來自爸爸的遺傳,姐姐之華經常形容我是「天塌下來當被子蓋」的樂天派。感謝爸爸的教誨:「只要信靠交託,天大的事也可以解決得到。」所以不用擔心,就是天塌下來,神(上帝)會頂住,這也是爸爸一生的見證。

關愛 不受地域阻隔

自1978年至今,我在北美洲(包括加拿大和美國)生活了40多年。雖然這麼多年和父母分開居住,但其實爸爸一直都是陪伴著我成長的;當年他很頻密地給我寫信,後期就用電郵、電話聯絡。我住過不同的地方,不論是在多倫多讀書時,租住唐人街一個閣樓很細小的房間,或在美國初期的家費城,以至現時在加州橙縣……他和媽媽都來過探望,這份關愛完全不受地域阻隔,令我十分感動。

我兩個兒子現時剛30出頭,仍住在費城,這十年間他們幾乎不曾跟公公見面。不過知道公公離世,他們還是很懷念他,很捨不得他。在他們印象中,公公每次來訪都是要去講道和參加很多會議,所以認定公公是「大忙人」。曾經有朋友好奇問說:「你們公公是做什麼的?」他們回答:「公公是牧師,是很著名的牧師,He is Chinese Billy Graham」沒想到他們會這樣來形容爸爸,實在有趣。

愛神愛人 忠心事奉

我可以用四個字「愛神愛人」來形容爸爸。我雖然無法完全學得到,但這是我的目標,我會謹記;如果我做得到,那麼天父一定十分開心,但從爸爸身上,我看到他真的做到十足。

不久前收到一位朋友的短訊,她告訴我在靈修時讀到《聖經•箴言》十七章6節:「父親是兒女的榮耀。」她說:「之慰,你應該以你的爸爸為榮。麥牧師一生敬虔生活,忠心事奉,至死方休。之慰,他實在是你的榮耀!」作為爸爸的女兒,我真的以他為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