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Christian Herald Crusades UK

2020年11月, 天倫樂

需要更多的愛心

許佩文

小小三歲喪父,四歲喪母,從小跟著爺爺、奶奶生活。在這種環境下,得老人家寵愛是理所當然的事。孩子從小跟奶奶睡,來了兒童村則需要獨自睡。在家任所欲為,有求必應;現在被困在一個講規律、學習自立的地方,對小小來說非常困難,所以她是一千個不願意地來到這裡。

這一天跟院長商量,我認為應該送小小回去,越早越好,對她有好處,可是院長總覺得她有進步,但我看她的進步不是知錯能改的表現,只是一種逃避受懲罰的做法。我從來不會放棄一個孩子,可是當我們無能為力時,只得放手;我們的資源和人力都不夠,難以去訓練,去處理一個需要付出超過能力所及的孩子,這對其他孩子是不公平的。

我請阿楓把小小帶回房,房內到處都是她發脾氣亂扔的東西,櫃子裡的衣服,書包裡的書本扔撒一地。我很生氣,請楓哥哥寸步不離跟著她。晚上她的班主任張老師來了,跟她談了很久,說好說歹向我認錯了,我當然原諒她,讓她把東西重新收拾。可是只好了一天,又連續的發了幾次脾氣。

由於她不懂得用言語表達內心的想法,只會鬧情緒。她可以三天不洗澡,不洗衣服,不愛乾淨;按自己的情緒決定要否上學和做功課;她兇巴巴地罵同居小朋友,甚至罵家長;更可以因姐姐發給她的手套顏色不合心意而大發脾氣;其他孩子在做作業,她玩耍,孩子們睡覺的時候,她開燈做功課,姐姐關燈請她睡覺,她發難扔書本吵鬧;飯餐時她不吃飯,餐後她又去找飯吃……總之是與院方作對,挑戰權威。

然而,我還是常常想:假如在這裡,我們不好好管教她,還有誰去幫助她呢?求上帝讓我們有更多的愛心、忍耐、智慧去引導她。所以我與院長(那時我是副院長)不停地輔導她,設法了解她,幫助她適應院裡的生活。最可怕的是,竟然有孩子計劃幫助她逃離兒童村,兩個女生打算在上學的路上逃跑回家。我們發現了這件事,我請小小到辦公室,她那時正是收割麥子和稻子的時候,小小說很希望可以回家幫忙爺爺收割。我輔導她,讓她知道現在可以幫助爺爺的,就是要聽話好好讀書,將來長大了可以奉養爺爺奶奶。她似懂非懂地點點頭。對一個10歲的孩子說來,盼望她能明白……當我們無能為力時,需要更多從上帝而來的愛心和智慧。

(編按:本文作者曾是三明、綿陽角聲華恩兒童村和咸陽兒童之家的院長,感人經歷無數。)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