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Christian Herald Crusades UK

2021年5月, 世界風情畫

英國國民信託的名勝解構

馬日恆

英格蘭的疫情隨著疫苗的接種而漸趨穩定,政府也放寬了戶外活動的規定。談起戶外活動,我家一向喜歡到國民信託(National Trust)所管理的名勝賞遊。其實在疫情期間,這些名勝便成了能同時避疫及出遊的安全點,原因是它們都有嚴格的入場人數管制,龐大的莊園往往只有數十人同遊,很容易便可保持社交距離。因此,在五月份大部分人都去了其他沒有人數管制的郊外時,國民信託的名勝絕對是一家老少郊遊的最好選擇。本文在數百個名勝中選上一些富有特色的,並把它們分成幾類,以迎合不同讀者的口味。

一)莊園風光

戴雅咸公園(Dyrham Park)

離巴斯市不遠的戴雅咸公園佔地270英畝。甫從遊客中心入場,便可沿一條翠綠小徑走上山丘;在陽光普照,視野良好的時候甚至能站此遠眺在威爾斯的小山巒。從山丘往大宅行走會經過一間小農舍,再走一會便是有數百隻斑鹿奔走的草園。山腳的大宅是由威廉三世的重臣伯富偉特興建,當中有一個隨四時氣候而打理的流水花園,低流的清泉最後聚合成一個小水塘,盡顯英式花園的優雅含蓄。

祈夫頓(Cliveden)

比起自然樸實的戴雅咸公園,坐落伯克郡的祈夫頓是一個珠光寶氣版的莊園,無論是其鐘樓巨宅、流水花園、散步長廊、河畔船屋或雕塑噴泉都散發著貴氣。也難怪,歷代主人當中包括六個英國望族,但數現時最矚目的當然是英國第一個民選女國會議員——阿士德夫人。她不但是婦女平權的先驅,其唇槍舌劍也為人樂道,尤其當她向政見不同的邱吉爾說:「若你是吾夫,我必在你的茶下毒」;邱翁也不是省油的燈並反諷:「若妳是吾妻,我甘願一飲以盡」。莊園另一個被廣泛報道的女士卻為此處帶來污點。這位入世未深的奇娜女士,同時為英國國防部長及蘇聯間諜的情婦,他們被揭發幽會之地便是祈夫頓,最後更令時任政府倒台;這則醜聞之後被製作為多部電視劇及電影,當然部分的取景處便是祈夫頓了。

史杜維(Stowe)

史杜維的莊園設計堪稱為英國的典範,其小橋流水的精緻,樹高林深的魁宏,吸引不少皇親貴冑登臨作客;其中包括英國、丹麥、瑞典及俄國的國王並美國第二及第三任總統。匠心獨運的莊園,更能襯托大宅的金碧輝煌。不少大宅主人年輕時都參加過流行於貴族間的「盛大旅遊(The Grand Tour)」的遊學團。主人在遊學之後,加深了對古典文化的認識,更把喜愛的元素放入大宅的設計中。大宅內的北院、大理石廊、音樂廳、圖書館及宴會廳都能體現主人的遊歷與品味。

二)名人逸事

華特士頓(Waddesdon)

其實把位於百金漢郡的華特士頓莊園歸納於莊園風光一類也同樣適合,因為它的巨宅庭園同樣是出類拔萃。可是,持有莊園的羅斯柴爾德(Rothschild)猶太家族實在太過顯赫,在英、德、意、法及奧國所經營的銀行在18及19世紀操縱著整個歐洲的經濟命脈,甚至它的融資網絡有助英國打敗拿破崙。法國著名的五大酒莊中的Lafite及Mouton便由此家族所擁有。正因其家族淵源,巨宅內收藏了大量名酒、名畫及古董,甚至設一酒窖來展示家族近百年的佳釀。聖誕時分,大宅及園林會鋪排大型的冬季燈飾,不少更會跟隨音樂閃動,而大宅內則會以傳統的聖誕裝飾來佈置,讓遊客能感受到真正的貴族是如何歡度佳節的。

曉謹頓(Hughenden Manor)

曉謹頓大宅與華特士頓莊園同樣在百金漢郡,他們的主人一樣是猶太裔的英國人。但曉宅的主人Disraeli伯爵本身不是貴族,但憑一己努力曾兩度封相,是英國史上唯一一位猶太裔的首相。但作為英國首相的大宅只是其重要歷史地位之一,它在二戰時所作出的貢獻才真正使它永垂不朽。戰事之初期,英軍缺乏精確的地圖來轟炸德國。而在不列顛空戰期間,境內不少戰略據點都被德軍轟炸,英軍最後便在這個不起眼的莊園建立秘密製圖基地。這個行動對轟炸德國起了決定性的作用,英軍多次的大型轟炸(包括掩護諾曼第登陸的轟炸)都全憑這些地圖而一戰功成。國家信託更特此派專人為遊客講解這個行動代號為Operation Hillside的逸事。

查特維爾(Chartwell)

查特維爾莊園的主人同樣是兩度封相,他更是帶領盟軍戰勝納粹德國的功臣,相信讀者也猜到他便是上文提到的邱吉爾。這個位於被譽為英格蘭後花園的肯特郡的莊園佔地不算大,但卻陪同邱翁度過人生的低潮。他在1929年雖然保住議席但保守黨卻輸掉大選,之後便是他從政低潮的「荒蕪10年」,而這10年他一直住在查園。政事荒蕪卻使不能停下來的邱翁重拾作畫、園藝及寫作的閒情。他第二次封相的後期身體欠佳,休養處也在此。辭去相位後便在此作畫養魚為樂,近期受拍賣行追捧有關魚塘的作品便出於這個時期。故此,遊園時一定要參觀邱翁所建的幾個魚池及水塘,以及他花了不少時間打理的花園,以懷念一代偉人的閒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