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Christian Herald Crusades UK

2021年2月, 生命線

《太陽照常升起》的啟發 

日月星

美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所著的小說《太陽照常升起(The Sun Also Rises)》於1926年面世,這一部曠世巨著描述海明威與妻子哈德莉三次旅遊西班牙潘普洛納聖費爾明節鬥牛活動,情節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男主角杰克·巴恩斯與女主角勃萊特·阿什利夫人,加上其他的美國和英國朋友。從表面的講述來看似乎是一個愛情、男女風流、旅館、酒吧與咖啡店的糾纏不休環節,加上在比利牛斯山的釣魚休閒,與鬥牛節日的剌激場面,拱托出引人入勝的人生寫照。

筆者欣賞海明威筆下的西班牙旅途風光的描述,細緻而像電影的掠過片段,又像坐在火車座位上瀏覽窗外景色,瞬間倒後而消逝,又迎來一幅嶄新的畫面,令人目不暇給、美不勝收。海明威也寫下在巴黎期間,有美國特色的醫院、圖書館和充滿藝術自由的色彩。而《太陽照常升起》更清楚地表達世界第一次大戰後迷惘的一代人的寫照,他們或許受到戰爭中的創傷後遺症而變得頹廢,終日借酒消愁,遊山玩水享樂,甚至忘年戀的男歡女愛,加上鬥牛的視覺衝擊,刻劃出人性中的愛、男子氣概的相搏、死亡、重生等問題。

《太陽照常升起》隱喻人在世上生活的百態,人性醜惡的一面。無論在人生的旅途上,遭遇什麼、追求什麼,都是過眼雲煙,一瞬即逝。正如太陽下山後明早會再升上來,花開花落是自然不過的現象。海明威探討人性中的愛,對人個體的尊重,具有同情心與憐憫心。小說中不同人物間的友愛,無論是夫妻的愛、朋友的愛、新知舊雨的愛、甚至初相識而成為朋友的愛,都流露出「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的真諦。

其次,海明威描述在西班牙的鬥牛節中,成百上千的年輕的鬥牛迷在街道被犍牛追趕著,歇斯底里地狂奔,驚惶失措。在後面躲避不及的,相繼被牛追上,仆倒地上。若有被犍牛戳死的,傳媒追捧成為頭條新聞。在出殯當日,被戳死的鬥牛迷反被視為英雄。死去的鬥牛迷的妻兒立刻成為寡婦和孤兒。為顯示男子氣概而與牛相搏,死亡是否值得,確實只有當事人才能品味,也是傳統節日氣氛需要檢討和取諦的地方。

小說最後描述了年屆34歲的女主角勃萊特與年僅19歲的鬥牛勇士羅梅羅分手了。她決心不再做壞女人而感到舒坦。致電求助於第一任丈夫杰克時,言及依據上帝教導做人的準則,有後悔和得到重生的機會。然而,她和杰克在出租車上談到他們要能再在一起該有多好,但杰克回答說:「是啊!這麼想想不也很好嗎?」結局是懸而未決,讓讀者思考着他們可能發展的未來。

回到現實的場景,海明威的妻子哈德莉因發現他有第三者而提出與他分居,前往法國南部。海明威獨自留在巴黎,完成了此部小說,將小說題獻給妻子和兒子。最後小說出版,哈德莉提出與海明威離婚,海明威將這部小說的版稅送給了她。綜讀此小說的啟發,使筆者想起《聖經‧傳道書》五章18節中說:「我所見為善為美的,就是人在上帝賜他一生的日子吃喝,享受日光之下勞碌得來的好處,因為這是他的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