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Christian Herald Crusades UK

2021年2月, 專題

仔細考慮未來的定位

陸思齊

英國由日不落帝國,經過兩次大戰,慢慢褪色成二等強國。在過去100年間,不少英國人依然在愐懷過去的風光。在前總理貝理雅管治下,英國曾經將自己定位為美國和歐洲的橋樑。但既然英國已經脫歐,她就要重新思考自身在這個世界的定位和未來的方向。大體而言,主流意見或是主張專注內政,或是再次將目光投放於全世界兩個大方向。雖然兩個方向看起來南轅北轍,但有些當務之急卻無論如何要儘早處理。

首先是貿易的問題。

英國和歐洲雖然趕及在脫歐限期前達成初步的共識,不過這個協議卻並不全面。其中最關鍵的是要跟歐盟在金融、服務等行業有更明確的條約。現代金融業的交易多數都是跨境進行,各國的監管法制等就需要互相掛鈎,務求達到同步及互相認證。以前英國和歐洲都用同一套法規,雙方的金融交易就非常容易。現在雙方法規一旦脫鈎,脫歐協議也沒有明確寫明金融方面的監管認證,那金融公司就需同時接受兩套不儘相同,甚至可能互相矛盾的規矩監管,成本於是會節節上升。再者,以前英國和歐洲各國都用同一套歐洲法。在脫歐後,如果將來英國和歐洲公司有商業糾紛,也不確定該在英國還是在歐洲法院解決。金融公司為了減低成本,加上歐洲各國都積極爭取金融巨頭落戶本國,這些公司很可能會減少在英國交易,打擊英國的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另外,數據是另一個為人忽略的問題。現時服務業越來越依重數據分析,資料的傳遞。有見數據的重要性,近年歐盟越加小心保護自己的數據,定立相關的法例確保這些數據不可傳出歐洲本土。英國一旦離開了歐盟,原有在歐洲的數據來源就可能不保了。儘早訂明數據方面的協議是刻不容緩。

不少保守黨的人在脫歐前一直鼓吹Global Britain。若真要做到Global Britain,就更要明白英國自身的定位。近年,世界格局基本是三頭馬車帶動——經濟、軍事、科技,這些都關係到美國、歐洲和中國。英國基本上要在三者之間取得生存空間。這就需要有超卓的外交手腕和明確的策略。

英國本身還是有其優勢的——北約重要的一員,相當的軍事實力,從殖民地時代留下的海外領土,英領邦(Commonwealth)體系,與其他西方國家的戰略目標也大體相同。不過英國也不能坐吃山空,單單依賴前人所留下來的優勢,政府要發展新的合作伙伴,致力在個別新科技創造優勢等。

離開歐洲已經成為事實,同時英國也不再是世界第一線的強國。如何用有限的資源做到「小而精」將決定英國脫歐後的成敗。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