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Christian Herald Crusades UK

2021年2月, 專題

社論: 自由、民主與脫歐

白崖

西方國家一向高舉民主與自由,它在西方人的思維裡是根深蒂固的。早在17世紀的啟蒙時代,被稱為「自由主義之父」的英國政治與哲學家約翰˙洛克(1632-1704)就宣稱「人生而自由」,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沒有人可以干涉任何人做任何決定,一切的權力和管轄權都是相互的,世界上沒有任何至高的絕對主權。他在《政府論》中推崇:唯一合法的政府是得到民眾同意的政府;任何未經民眾同意的政權都必須被推翻!民選政府有保護人權的責任。洛克的言論影響深遠,被後人冠以神聖的真理光環,甚至聯合國大會的《世界人權宣言》也以「人人生而自由」為首。

2016年的英國,當時反對英國留在歐盟的聲浪異常兇猛,聲討英國人的事情應由英國人自己來決定的自由,不應總被歐盟國家牽制。前首相卡梅倫在上議院和民間被施與重壓下,決定高舉民主的旗子,以公投的方式把「去或留」的選擇拋回給民眾,認定民意勝過一切,畢竟英國是一個推崇民主的國家!卡梅倫本有十足把握英國定會繼續留在歐盟。但是,結果是出人意料之外,英國開始了長達四年脫歐的坎坷之旅;期間舉國上下怨聲四起、民意裂成兩半;「脫」與「留」的兩大陣營不斷掛在嘴邊的王牌不外是民主、自由、人權,彼此抵制、互不相讓、爭得你死我活!四年來逼退了兩任首相,而現任首相約翰遜遊走在民主與強制之間,在上議院亦碰得焦頭爛額;雖然最後終於成功脫歐,卻可惜搞得信譽破產。

我們若從經濟利益、民族尊嚴、與歐盟難捨難分的情懷來評論脫歐事件,兩大陣營都能各自提出非常具有說服力的言論;「脫」與「留」其實都各自有其利弊。筆者認為無論是特蕾莎梅或是約翰遜,在推動脫歐機械的齒輪時,其實背後存在十分強烈的「民主」理念,堅持說2016年的公投結果已經顯明英國人的意願,在民主制度下是不可違背的,因此政府有絕對的責任必須將它實現。但是,非常矛盾的是,此時英國的民意是分裂的,而且梅與遜兩屆政府所採用的手段亦非常強硬,甚至有違背神聖民主之嫌。

到底「民主與自由」是天使抑或魔鬼?在西方的自由國家搞得天翻地覆,又何止脫歐這個單一事件。從歷史來分析,其實洛克在啟蒙時代所推崇的「民主與自由」,本意是由基督教的信仰理念發展而出,目的是要保護人的「產業」——生命、自由與財產。雖然洛克不全然同意基督教的觀點,但是在那個時代背景,人們的信念背後都是蘊藏著濃厚的基督教文化遺產——相信宇宙之中有上帝、合乎人類的道德規律是存在的,世界正朝向美好的理想前進。這是孕育民主與自由的溫床。然而,經過幾百年後的21世紀,在信仰的價值已經跌破底線的時代裡,尤其在政治、道德倫理、與社會治理的議題上,民主與自由不再有信仰的束縛,反被淪為人性貪婪、用來左右別人而達到自我利益的工具。民主與自由就變得十分可怕!

身在英國的讀者們,英國本來就是一個基督教國家,信仰應該是在人們的價值理念之上,亦是民主與自由的根基。在基督教信仰的熏陶下,民主和自由是崇高的、是值得為之竭力奮鬥和維護的。但是沒有基督教信仰的民主和自由,卻只會帶來混亂、破壞和分裂,虧損了它原來的本意。但願脫歐以後,英國能回到基督教信仰的導引下,恢復真正的民主與自由、造福我們的社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