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Christian Herald Crusades UK

2021年1月, 世界風情畫

波蘭的冬都——扎科帕內

馬日恆

宋詞有云:「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溼春衫袖。」此乃歐陽修哭訴今年元夜,物是人非之作。去年2月,新冠病毒還未在歐陸大流行,我家與好友一行六人到波蘭南端的扎科帕內(Zakopane)初嘗滑雪之樂;但今年的元宵,卻恐怕要與一千年前的詞人同病相憐了。

其實這次是我家第二次到訪扎市。第一次在之前一年的6月,因為太喜愛,又看到眾多在夏季關閉的滑雪場,遂有再次的滑雪之旅。

波蘭的冬都

雖然波蘭的首都是華沙,但從滑雪教練口中得知,波蘭人都暱稱扎市為冬都;原因是不少波蘭人在冬天都會來到這裡滑雪,也有不少是享受這裡的繁華與靜逸。繁華的當然是扎市的大街Kruppowki,這條一公里長的大街是眾多滑雪客及遊人流連之地,兩旁的商店林立,而每走10步便會看到以當地佳餚奉客的餐廳。大街的東端可走到扎市的水療樂園,園內有室外溫泉,訪客可在欣賞塔特拉山脈的同時泡浸在從山脈引來的泉水中,一解滑雪後的疲勞。樂園的大樓空間很夠,當中有桑拿浴及按摩室,但最引起我興趣的是大大小小的滑梯管。

山城覽勝  

大街的西端是聖家教堂,從這裡走過行人隧道,便是一個販賣傳統工藝的露天市集,最暢銷的是皮革、毛織品及木雕;而當中也有不少攤檔出售本地的特產——煙薰芝士(煙薰奶酪),這款芝士既可冷用,但炭燒後配以果醬,風味更佳。市集的末端有攤位及機動遊戲,旁邊是纜車站,在此可登上古巴洛瓦卡山。下纜車後是一個小山城,除了有眾多小攤檔及餐廳外,也有一些主要供小孩使用,如滑雪水泡及鋼線攀爬等冒險小活動。此山雖只有千多米高,但也可鳥瞰扎市以及圍市的山脈,包括與古巴洛瓦卡山一樣,是滑雪勝地的卡斯普羅維峰。

小鎮內的大教堂

上述都是較動態的活動,扎市及其周邊地區也不乏靜逸之美。對筆者而言,最令人得到安靜的地方莫過於教堂。從Kruppowki向西步行半小時便可到Krzeptowki區。沿途有很多保留原住民哥魯斯族風格的建築,當中風格最烈的是花地瑪聖母堂。哥魯斯族的房屋之特色是其裝潢精緻及比例特出的屋頂,而此堂的屋頂比例更是不尋常地高,加上堂後的高塔,確是一座很突出的建築物。不過它的故事可能比建築更引人入勝。這座小區教堂居然在1997年由時任教宗聖保祿二世親臨,並分別為聖。事緣在1981年的花地瑪節慶日,他在聖彼得廣場遭一名土耳其回教徒連開四槍行刺,幸好最險的一槍打在心臟旁數公分的位置。他深信是聖母的保守使他仍能以教宗的身分繼續事奉主,康復後更得知在Krzeptowki的花地瑪聖母堂有一群信徒在他最危殆的期間日以繼夜地為他禱告。教廷便以當地的建築風格重建此堂,並以此作為上主救回教宗一命的獻祭。教堂的後庭保存了聖保祿二世作彌撒的露天講壇,並為他立雕像留念。

延繞兩國的河峽

另外一個能享受波蘭南部靜逸之美的地方是離扎市不遠的敦拿耶河峽。這個位於塔特拉國家公園的河峽是行山者的寵兒,尤其是被聯合國列為世界自然遺產,能沿河觀賞公園內豐富的動植物生態以及壯麗山色的一段步行徑。若體力上未能應付半天的步程,園內提供由兩名船夫各持一條長棍來操作的傳統木筏,帶遊客暢遊18公里的山河風光。沿途經過七個山峽灣道,當中以三冠山最引人入勝,而其中一段更會走入鄰國斯洛伐克的國境。木筏的起點及終點位於不同之處,各有基本的遊客中心提供資訊及飲食,當中的牛雜湯及雞湯做得地道。開車到訪的旅客要在購買木筏票時一併買下回程的巴士票,以便回起點取車。

全國最大的水療公園

我家第一次到扎科帕內到訪時,順道到塔特拉山脈另一端的斯洛伐克一遊。我的斯洛伐克同事囑咐我一定要帶家人到當地的水療樂園,因此選了這段山脈西垂的小鎮Liptovský Mikuláš落腳,以便到全國最大的水療樂園Tatralandia以及到Demänovská山谷看冰洞。

Tatralandia比起上文提及的水療樂園還要大,尤其是它的室外巨型滑梯及溫泉。而室內的活動也較多,更設有滑水場及可看到熱帶魚的小型浮潛池。我家最喜愛的卻是一條設照相機的滑水梯,離場時也買了拍下我們歡欣笑臉的照片留念。

夏日的冰柱

Demänovská山谷也沒有令我們失望,單是從山腳走到冰洞的風光已令人心曠神怡。隨導遊深入洞內先看到奇形怪狀的石柱與石陣,沿石級而下便看到在6月份仍凝結的冰柱,感覺新奇。再開車到山頂的小湖,小湖旁是登山纜車站,當下空無一人,滑雪季節時卻非常熱鬧。回程時順道到Liptovský Mikuláš市中心一遊。鎮雖小但很有格調,我們走到市內正在行彌撒的教堂,悠悠樂韻正好為我們的旅程劃下完美句號。

後記:寬恕的力量

上文提及聖保祿二世被刺,靠上帝的恩典活下來,但事情並未因此完結。康復後的教宗竟然在刺客Mehmet Ali Ağca未被引渡回土耳其前,到羅馬的監獄探訪他。最難得的是他以耶穌基督為愛世人而受苦的心志為念,在會面中寬恕了這個向他開了四槍的人。此舉緩和了天主教徒與回教徒因行刺一事而惡化的關係。最令教徒欣喜的,是這個原本是穆斯林的刺客在出獄後改信天主教,立志跟隨耶穌基督,聖保祿二世死後更在他的墓前獻花。不少評論家也認為刺殺是當時的共產蘇聯在幕後策劃,原因是這位目睹共產主義如何摧毀波蘭的教宗不折不扣地反共,當上教宗後,更增加了波蘭的同胞推翻無神論兼唯物主義的波共之決心。聖保祿二世在任內見證蘇聯解體及波蘭步向民主政制,有史學家更認為他是共產主義在歐洲倒台的精神推手——也許我們現在也需要一個像聖保祿二世一樣信念堅定的領袖。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