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Christian Herald Crusades UK

2021年1月, 專題

今年最想做的小事

馬日恆

德蘭修女曾說過:「不是所有人都能成就大事,但我們都可憑最大的愛心作小事。」去年12月,英國已開始為高危人士接種疫苗,國民也對在2021年內生活能回復正常有一定信心。朋友當中不少已磨拳擦掌,為下半年立下大計,包括盛大的家庭旅遊及所謂的大型「報復式」消費。可是,疫情過後我最希望做的卻是幾件小事。

  1. 上班

我不是要奉承上司,亦肯定絕無此需要,況且現在也每天留在家工作,感恩是工作未曾間斷。然而,留在家工作與上班完全是兩回事。皆因人是社交動物,某程度上人的價值是要從交往中體驗並實踐出來的。雖然在辦公室內每天的流程與留家工作一樣十分有規律,但因人與人之間的相處較頻密,不時也為工作帶來驚喜。而最令我掛念的是午飯時分與同事一起用餐及聊天、在茶水間的閒話家常,甚至是上班及下班時的相互問候及道別。

  1. 上教會

我很感謝上帝使用教會的幾位弟兄姊妹,為我們安排網上的崇拜、主日學、查經及禱告會。可是,跟上班一樣,回到教堂是一件令我期待的事情。單是講壇後面的大十字架和一排排微微發黃的長椅子,已勾起我如鄉願般的思念。我也極渴望能從執事手上領取聖餐用的杯與餅,以及在詩歌敬拜後與會友握手問安。倘若到時出現「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的景況,也肯定是別情下的自然流露吧。

  1. 打羽毛球

雖然疫情下羽毛球場仍作有限度的開放,但我所屬的球會因限聚規定不能重啟。我也很久沒聽過弦線碰上羽毛球時發出的清脆聲音,並那跳躍後落地時球鞋與地板發出的磨擦聲了。回想起來它們有如演奏廳內的交響樂。跟上班一樣,與球友分享生活點滴已成為我每週的一個亮點,儘管在球場上我們仍最希望能發揮所能來擊敗對方。

  1. 到友人家造訪

為別人及自己的健康著想,疫情期間我家並沒有到任何友人的家探訪,當然也沒有邀請朋友到寒舍來。這些在從前本屬平常的事,在目前似是遙不可及。我也希望能邀請一眾友好到寒舍吃一餐便飯,小兒能與他的小友到房間玩玩具,而大人在飯後安坐沙發,互道別情。若我懂作畫,上述的畫面加上疫情期間抑壓起來的感情,或許會成為一幅佳作。

擁抱家人

很感恩,這幾個月來仍能與愛兒愛妻有很多的美好時光,包括一同到戶外賞遊。可是,家母並未能如期從香港來與我們作夏季及冬季的旅遊。雖然能在視像中會面,但能相互擁抱絕對是妙不可言的感受。更可惜的是,外婆在去年9月過世,我也未能到港奔喪。故此特別希望回港與一眾親友相聚。

以上盡皆小事,若能如期實現則喜樂無窮,願上主憐憫,帶世人走出疫境。幾個月前看到作家郭梓祺以「洋沍濱」英語作了兩句與學生久別為題的打油詩,我也鼠尾續貂,加兩句來引讀者一笑。

清晨見面谷貓迎,好度由途聚別情。

相顧忘言數梳理,思欲俐達步歸程。

若不知所云,試把Good morning、How do you do、So sorry及See you later取代有底線(Underline)的字,無論以中文或英文來讀也是通的。若仍然不明白,便只能怪區區眼高手低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