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Christian Herald Crusades UK

2020年11月, 世界風情畫

康和郡的漁港小鎮與古宅花園

馬日恆

上期介紹了康和郡那極受遊人青睞的海角及峭壁,其實它的魚港和小鎮也深受愛戴。先說一個我相當喜愛的小鎮瑪娜鍚安(Marazion)。

似曾相識的聖米高山

瑪鎮人口很小,但卻有兩個很受歡迎的名勝。首先是它的海灘,雖然沙不算幼,但海水尚清。最重要的是它處於蒙特灣,有西垂的半島作屏障,有浪但不急,不少家庭也愛到此嬉水以及作一些較輕型的水上活動。流連瑪娜鍚安灘有一個額外的好處,便是能一邊嬉水,一邊欣賞離岸不遠的名勝——聖米高山(St Michael’s Mount)。眼利的讀者可能覺得此名眼熟,沒錯,本欄曾介紹此山,但那個是在法國,是同名的世界文化遺產。雖然康郡這個聖米高山未列入世遺,但它其實是法國那個的姊妹山,山上的修道院起初也由本篤會所經營;甚至它們均是在潮漲時成為不能涉足的海島,潮退時登島長堤才顯現出來。

差點被漲潮弄得不能回程

登島(或登山)參觀是要按潮汐表來訂票的,每天只有數小時的登島時間。島上有兩個景點,首先當然是起初的修道院,後來數度易手成為貴族所擁有的大宅;至1954年,它才由聖柯本家族交由國家信託基金管理。大宅的裝潢保持了英國貴族含蓄的傳統,沒有浮誇的華麗,但藏品卻件件精緻,當中最可觀的是數百年來康和郡形形式式的地圖,刻劃了郡內不同時期的發展。而全島的最高點就在宅內,可從此鳥瞰蒙特灣及島上全景。另外一個景點便是那沿宅峭壁而建的花園,當中栽種的奇花異卉,在英國便只有在康郡的氣候才能長得好。觀園後由之前登島的長堤回鎮,水位已差不多能蓋過長堤。

最水清沙幼的海灘

從小鎮向北開車不到20分鐘便是聖艾維斯(St Ives)港。此港從前是大漁港,但近年已轉型為康郡的旅遊熱點,原因是它擁有全郡最水清沙幼的幾個海灘,當中以Porthmeor及Porthgwidden灘最受歡迎。假日時分後者尤其熱鬧,除了是它提供不少水上活動外,沙灘的後方是泰特藝術館在聖艾維斯的分館。館內展出不少現代藝術名家的作品,題材多元,其中拿奧嘉保(Naum Gabo)的抽像雕塑令我眼界大開;此館也特別收藏了康郡名家的作品,當中最著名的必然是夏和芙女爵士(Dame Barbara Hepworth)的雕塑,以及其丈夫尼高遜(Nicholson)的油畫。看過名家手筆,可到不遠處的小海港品嚐地道的海鮮魚獲,即使雪榚也採用康郡濃奶製作呢!

最南端的英格蘭城市

聖艾維斯是郡內其中一個最古老的市鎮,但要數最重要的一個必然是郡都杜羅(Truro),也是英格蘭最南端的城市。這裡是康郡的文化及經濟中心,也是郡內唯一擁有大主教堂的城市。離杜城不遠有一座屬於從前由採銅致富的歌伯蘭特家族所擁用的查歷斯奇大樓(Trelissick Manor),樓的後方有一個溫室,栽種不少熱帶樹木,旁邊有數根羅馬巨柱,從此可觀賞費爾河的風光。再往河邊走是一個小石灘,很多家庭在此野餐。圍繞大樓的是一個龐大的花園,當中最使人津津樂道的是園內一些亞熱帶灌木以及康和郡的地道果園。

自駕電船欣賞河景

從杜市往東走,在離開康郡之前會經過名為伊甸園(Eden Project)的園林,當中有全國最大的溫室花園。再往海邊走是富維港(Fowey Harbour)。此港有一個很怡人的小村,一些幸福的居民住在沿岸崖而建的房子,每天也能俯瞰富維河的岸景。而港口有很多特式小店,遊客可在此租用自駕的電船遊河。遊河後必定要光顧港口旁的炸魚薯條店,一嚐那從當日清晨捕獲的魚鮮。

騎單車暢遊英式大莊園

最後一個要為讀者介紹的,亦是一個由國家信託基金所管理的蘭尼特角莊園(Landhydrock House)。這個佔地360公頃的莊園有近500年歷史,起初是修道院,輾轉落入羅巴迪斯家族。可惜其家族人丁凋零,在無後的情況下把莊園交給國家信託基金管理。莊園大宅的花園絕對是匠心獨運,其剪裁絕不亞於皇室大宅。可惜我賞遊之時疫情仍然橫行,故無緣到大宅內參觀。可是,大宅並不是莊園內的唯一看點,360公頃的地方其實是不大可能在一日內行畢的。故此,園內設單車租用服務使遊客能輕快地觀賞莊園內的不同景緻,有興趣的讀者務必要預訂單車並要早一點到莊園取車,以便有足夠時間遊園。

後記:民主制度應有的自信

一連兩期為大家介紹康和郡的不同景點,希望能引起讀者賞遊的興趣。前文也提過,康郡是有自己一套文化及語言的,當中的居民不少也希望他們的文化能得到更多的肯定,甚至能從英格蘭政府手上獲得進一步的自治權。這種與「要求獨立」大相徑庭的訴求,在西方社會是不會被視為分裂國土,反而會受到關注,並在集合足夠公民意願後,或有機會獲得在國會辯論的機會。這便是民主社會對制度的自信,當中可能有失誤甚至引起混亂,或者是進程緩慢,但起碼人民的意願能受到關注,並不會因表達訴求而受到迫害。環看今天一些政治封閉的國家,希望有朝一日人民的意願在全球受到的只會是重視,而非漠視。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