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Christian Herald Crusades UK

2020年9月, 天倫樂

給孩子第二次機會

許佩文

初見東東,是一副唯我獨尊的態度。來到角聲華恩兒童村一段時間後有長進,有天我看孩子們寫給守護天使的信,看到東東的字體是那麼工整,那麼好看,可說是全班當中最好的,我心中非常得安慰。

其實,我高興得太早。每次我對他說話,他都樂意聽從,表現得很懂事似的,但過後就一切依然故我,他的行為很影響我的情緒。有一天,東東為了一些吃剩的食物,與廚房的員工大大爭吵,不但兇巴巴沒禮貌,最後還跟我頂嘴,盛怒之下我打了他一記耳光;事後,我自責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並再次審察我在兒童村的工作;當發現自己沒能力幫助他改變而決定送他回家時,一些工作人員反倒替他求情。

本來送他回家,大家都舒服。但有一次,當我陪著姐姐們看周宏老師提倡的《賞賜教育》視頻講座時,一個故事感動了我,使我給東東第二次的機會。講座裡有一位老師說,他在深圳講學的一個晚上,突然前面四排座位都被人包起,出席的男士西裝領帶,女的高跟裙子,非常高檔的一群人。演講結束後,一個中年人上來問他:「老師,你還記得我嗎?我是你的學生,某學校某年畢業。今晚,把我的工作人員都請來認識你,謝謝你當年對我的饒恕,也幫助我有信心繼續我的人生。」老師說:「是的,每個人都應該有第二次的機會。」

離兒童村自己生活

原來這位演講者在年輕當老師時,班裡有一個調皮的男生,不聽話、不合作,又到處搗亂。有一次,有人告狀說那個不聽話的孩子,把一些不雅的照片帶進學校讓男生們看,每次收費兩元。校長知道後怒火中燒,最後把處理這孩子的責任扔到班主任身上。首先,這位老師把藏起來的孩子找出來,並向他保證:一、不讓他爸爸知道;二、不把他驅逐出校,而且還誇讚他聰明,懂得如何賺錢,說他將來肯定是個出色的商家,但卻要他承諾,現在必須好好讀書。事情就這麼解決了,事實證明這孩子長大後果然成功了。

看了老師的講述非常感動,我想也該給東東第二次的機會;可是,我給他的不止第二次、第三、第四、第五次……


2010年我離開三明兒童村去四川綿陽市兒童村工作。離開不到三個月,東東被院長送回家了,那年他讀初二。他對當時的院長說,假如送他回家他就不讀書了,後來爺爺來求院長,讓他在學校附近租房子住,繼續完成學業,從此,他就離開兒童村在外面自己生活。

還是許阿姨的孩子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他在外面有機會去教會信了主,也去團契。2013年,我去三明探望院裡的孩子,也設法去看東東,為他買了些需用品,勸告他要好好做人,好好讀書,他知道我很愛他。他讀大學,申請了兒童村的助學金,但第四年聽說申請不到,因為沒有達到要求,後來可能自己解決問題了吧。很多年我和他都沒有聯絡,只是偶爾從其他孩子口中,知道他的生活。

去年10月左右,我在三明兒童村幫助副院長處理一些事情,意外地接到東東的電話:「許阿姨,你在三明會留多久?我想去看你。」「好呀,你現在在哪裡?」「我在海外,東南亞。我一回來立刻找你,我會去看你。」「好吧,你來吧!」

我差不多每年都回中國看看這些孩子,雖然他們都長大成人,可是,對他們小時候的故事總是念念不忘。東東2018年大學畢業,目前在福建省福州工作。

(編按:本文作者曾是三明、綿陽角聲華恩兒童村和咸陽兒童之家的院長,感人經歷無數。)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