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人生: (藝術聊天室) 印象派中關於永恆的思考

房子

從平凡之中找到永恆的塞尚

一直默默無聞、被埋沒了40年之久的塞尚,卻成為了第一個打破過去千百年繪畫傳統的先行者,他的畫作影響了之後眾多的藝術流派,所以畢加索稱他為「20世紀所有畫家的父親」。從他開始,藝術家不再一味地追求轉瞬即逝的美麗,而是開始探索藝術的永恆性。他的畫面上沒有像梵高一樣美麗奪目的色彩,也沒有新穎的題材,而是永遠在描繪著同一個蘋果、同一座山、同一群人。塞尚把普通卑微的工人們畫得如同雕塑般穩定,他也從來不找美麗的模特寫生,而是一輩子都在畫他的太太,從年輕畫到年老。因為塞尚所追求的不是表面的美麗,而是在探尋生命中那些不會轉瞬即逝的美,他選擇用最普通平凡的對象來探索生命最永恆的意義。

一生追光卻留不住光的莫奈

另一位印象派大師莫奈,他最擅長捕捉日光之下美輪美奐的色彩,他甚至用盡一生的努力想要去記錄光的迷人色彩。但他一生中最深情的作品,卻不是那些色彩迷人的畫作,而是這幅看上去灰灰的、似乎一點都不像是莫奈的作品。這是他為了陪伴他40年的妻子卡蜜爾所作的最後的肖像,那一天他平靜地拿起畫筆想要留住愛人臉上最後一縷的光。那一天,他和朋友說他發現卡蜜爾臉上的光在消失。作為畫家,他一輩子都想要抓住那轉瞬即逝又千變萬化的光,但其實他是留不住光的。原來,光就是生命本身,光一旦消逝,就沒有色彩,也沒有了生命。在這幅畫的右下角留下了他一生中唯一一顆帶著愛心的簽名,給他一生的摯愛。

用點彩描繪繁華與幻滅的修拉

所有的美好在修拉的點彩世界裡,似乎都會突然瓦解。就像一塊石頭會因風化而消失,美貌也會在歲月中消退。秀拉似乎在用一個個由點構成的世界告訴我們:「今天,我們所有的色相世界,其實有一天都將全部瓦解」。我們眼中看到的這個世界,就像絢爛迷人的焰火,繁華和幻滅不過是轉瞬即逝。光線的躍動、色彩的閃爍、夢境般的感覺與剎那間的變幻,不只是開創了對色彩全新的理解與認識,更是隱藏著深刻的哲理,啟發人去思考喧囂與落寞、繁華與幻滅、短暫與永恆。從印象派畫家的作品中,聯想到我自己的生命故事,當母親突然被查出重病而離開我時,我的世界頓時從彩色變成黑白、沒有了光、沒有了色彩、一切都瞬間瓦解了……那一年,16歲的我開始思考生命的意義是什麼?感謝上帝,最終,我在永恆造物主的愛中找到了答案,盼望在疫情衝擊下的你,也能找到生命永恆的意義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