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社論) 後疫情的人,你在哪裡?

胡德明

英國從六月開始就進入逐步解封的階段,對於很多禁足在家中超過40天的人們而言,與其說是興奮地帶著重獲自由的心情,迎接解封後的生活,倒不如說是帶著惶恐、不知道應該期待什麼的心情來對待。從醫學的角度來看,新冠病毒如同17年前的「沙士」,是一個病理的問題。但是從社會層面與人們心理的角度來看,它更多像20年前的911事件,帶給全球徹底而難以估計的影響和破壞。

首先,在這段封鎖的期間,人們除了持續與家人或朋友密切相處了很長的時間之外,自己也多了很多獨處的空間。密切與人相處的機會,會帶來兩種截然不同的可能結果——關係更加密切或關係出現破裂!因此有人在解封之後,第一時間處理的是人際關係的問題,或搬遷或逃避;但是也有因為關係加深而帶來居家更大的享受的人們,認為在家辦公是好得無比。大城市的人習慣了忙碌的生活,獨處並非一件自然的事情。獨處可能帶來負面的影響,例如在家中染上不良的癮僻,如賭博、沉迷網絡遊戲、瀏覽色情網站等等。這些癮僻並不會因為解封後,回復忙碌的工作後就會自然消失,它對人的生命和生活的破壞是極為可怕的。

其次是,新冠病毒的疫情確實帶給許多人很強烈的不確定感,尤其是在年輕人中間。疫情造成全球性的「經濟大衰退」是非常明顯的:無論是國企或外企,都在大幅度縮小營業範圍和削減人力資源;工作機會顯著地減少,爭取工作的人多,還有下一波大學畢業生也開始充斥在職場,這一切對年輕人而言,前途是極其茫然、充滿恐慌。另外,市場調研的結果也顯示,很多人因疫情而減少了20%以上的收入。因此,從起初隔離的「閉」叫人感到室息,而逐漸在解封中轉為「憂」,將會是廣大的社會問題。

疫情在三月初時突然空降而來,大量出現在英國本土,迎來的是成千上萬的疾病、別離和死亡。起初有不少年輕人自持有強壯的身體,以為病毒只能危及年長和健康欠佳的人,誰知一轉身,生命就危在旦夕。無論是發生在自己身上或是在親友中間,人們與死亡僅僅是擦肩的距離。活下來了,許多人不禁在問:「人生的意義是什麼?」「生命無常,我要怎樣過我的人生?」「撿回來的生命,我要拿來做點什麼,才不枉此生?」這些都是在經歷了一場危機以後,不得不思考的人生終極問題。這一代的年輕人被逼提早成長了!

或許本次疫情帶給人的正面影響之一,就是人們開始切身地意識到:人生並非只是在於追求金錢、名利和物質享受;事實上,這一切在無法抵禦、無法可看清的病毒面前,人是顯得極度的脆弱。壞消息是:人是在自以為是的時候迷失自己;好消息是:人是在茫然中尋找方向時,覓得自己的出路。主耶穌說:我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或可說是:就無法滲透出人生終極的意義和目標)。但願,我們都在此疫情中,知道自己在哪裡?往何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