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旋律: 絕境逢生

文/南丘
圖/艾美


徐菊英與兩個孩子 共度艱難,靠主得勝,苦盡甘來。

4月8日清早,徐菊英已成年的女兒打來電話,說她開始頭痛和不舒服。菊英馬上叫她聯絡醫院做病毒感染檢測,同時也開口為她健康禱告。

此時的紐約,感染人數已經過萬。女兒需要等兩天才輪到檢測;醫生還告訴女兒,等候期間,不可吃藥,以免干擾檢測結果。

僅兩天時間,女兒的病情不斷變化,先是發燒、咳嗽,咳出有顏色的痰;緊接著又出現呼吸困難症狀,但又不能吃藥,該怎麼辦才好呢?

經歷過絕境逢生的徐菊英,內心非常平靜。她清楚地知道,誰才是生命的主宰;她也清楚應該怎樣做,才是最有效的方法。

徐菊英和兒子應邀在「生命之光」音樂會上分享見證。

「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上帝。上帝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立比書》四章6-7節)

照著《聖經》的指引,她每天睜開眼睛就為女兒禱告,打電話時也與女兒一同禱告,藉著不斷的禱告,有驚無險地度過了風雲萬變的兩天。儘管檢測結果呈陽性,但女兒的身體,卻逐漸地恢復健康。

信靠全能的上帝,女兒與「新冠病毒」所打的這一場勝仗,對於徐菊英而言,可能屬於「短平快」的小戰役。19年前,那場突如其來的橫禍,確是扭轉徐菊英人生的重大戰役。她怎麼也想像不到,短短幾十秒鐘發生的事故,竟然使她生命來了個180度的大翻轉。

 絕境:車禍九死一生

2001年12月19日清晨,記憶中天氣特別地寒冷。徐菊英為送兒子上小學,第一次坐上孩子三姑送的一台二手車;兒子對「新」車頗好奇,就坐在前座副駕位置上。車剛開出不久,年幼的兒子想移動一下座位,但又推不動,徐菊英愛子心切,就一手握方向盤,另一隻手想去幫忙。沒想視線才離開路面片刻,就聽轟隆一聲,路邊大樹猛烈搖晃之下,她立刻失去知覺。

她很快被救醒,兒子卻已奄奄一息。

兒子因腦顱受創,重度昏迷,生命垂危。徐菊英慌了心神,顧不得自己骨折的傷痛,推著輪椅去求醫生,一定要救活她的兒子!

那時的她,還未認識到人的渺小,及上帝的偉大,只知美國這麼一個先進國家,這麼宏偉的醫院和先進的醫療器械,醫生一定是有辦法的。可是,醫生的回答令她心碎:腦部受重創昏迷的兒童,醫療團隊沒有特別辦法,只能等待孩子自己清醒。

痛苦、無奈的時候,徐菊英的先生不僅沒有安慰和扶持,反而惡語相向,責怪她毀了他的兒子。

2018年,傷殘的兒子創作出第一首讚美詩。

唉,靠人靠不住,心亂如麻的徐菊英只好將期望寄托給神明了。她翻出佛經,顧不得經文內容說的是啥,反正囫圇吞棗地誦念就是了。

不過,人間還是有溫暖的。事故之後,社會上有不少友愛、善良的團體或朋友,都先後去探望過她,給她幫助和鼓勵;這其中就有來自新澤西一所華人基督教會的魏正德牧師和師母。牧師和師母耐心地向她介紹上帝,說祂是一位有醫治大能的真神,人可以藉著禱告,尋求祂拯救和幫助。

一心只想求得眾天諸神來挽救兒子性命的徐菊英,聽罷自然歡喜。她想,反正多一位神來救助,就多一份希望,求之不得呢!於是,就跟著牧師和師母一塊兒發聲禱告。之後,牧師和師母幾乎每天都來探視,每次都邀徐菊英一起禱告,她也跟著做了。

經過漫長的四個多月與死神搏鬥過程,徐菊英的兒子終於甦醒了;又經過艱辛的復健訓練,兒子在醫院住了將近一年時間,終於可以回家療養了。

兒子回家,本應很開心,可徐菊英卻反而更加鬱悶。經濟壓力,婚姻危機,加上還要獨自照顧,完全沒有自理能力,仍需艱苦康復的兒子,各種不順心的事情堆在一起,使她感到格外孤獨和寂寞。

 逢生:教會點燃活力

徐菊英想起了魏牧師,趁著不用照顧兒子的間隙,到教會去表達謝意。走進教堂,徐菊英覺得呼吸有點不一樣,教堂的空氣彷彿濾過一般清新,而且有一種由寧靜滲出的馨香氣息。原本心緒紛亂的她,這會兒竟感到前所未有的心平氣和。後來,她接受牧師邀請,星期日來教會做崇拜。每當讚美詩和敬拜的禱告聲響起,她總會情不自禁地淌下熱淚,滿腹冤屈也得以釋懷。因此,她喜愛來教堂敬拜上帝,每次來到,都不願離開。

這段期間,引用大衛的詩歌,來形容徐菊英内心的改變,真的非常貼切:「祂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篇》廿三篇3-4節)

2004年11月,徐菊英在教堂受洗;一年後,她又帶領自己的一對兒女受洗,讓殘障的兒子擁有健全的屬靈生命。

信主之後,徐菊英的生活並非如想象般一帆風順,反而更加驚濤駭浪,挫折、誤解、糾紛、病痛等各種艱難困苦,一浪高過一浪地向她湧來;使她一會兒陷入失落無助的谷底,一會兒又被拋上爭執的風口浪尖,所幸她懂得信靠,每每總在自己最軟弱時向上帝禱告,靠著上帝的恩典大能,一一化險為夷,才走過這十多年,來到今天。

先說婚姻。兒子回家以後,先生對她的怨恨並未消減,日夜相對更使矛盾不斷激化。由於魏牧師介入調解,教會弟兄姊妹們的關懷和幫助,夫妻倆打打停停,時好時壞地維持了九年多。到了2010年,裂痕已無法修復,在警方多次制止家暴狀況下,經法院判決離了婚。

婚姻失敗,對徐菊英心靈造成很大的創傷,不過她從《聖經》中獲得力量,在禱告裡得到扶持,心情很快就恢復平靜,並在反思和懺悔自己的過犯同時,寬恕了前夫。女兒長大成人後,她還在女兒安排下,請前夫來家裡共享感恩節聚餐,昔日的一家人,終能和和氣氣地坐在一起吃飯,聊天,感恩。

再說兒子的康復,也是一段異常艱苦的歷程。出院頭五年裡,兒子的康復狀況一點起色都沒有,這些對母子而言,都是很大的精神折磨。兒子不久就得了憂鬱症,情緒變得難以控制,加上車禍造成身體其他部位的損傷,小小年紀,身體就患上多種疾病,脊椎也需要植入鋼架來支撐。十多年來,徐菊英除了晝夜不停地照顧他飲食起居之外,還要帶他去看各科醫生,配合各種治療,可以說耗盡了她全部心力。母子間,時不時也會發生爭吵,也會陷入僵局。

雖然歷盡艱難,但是,徐菊英母子都是基督徒。母子都會對照《聖經》,向上帝懺悔,並且會同心協力,在跟隨耶穌的道路上,越走越起勁。

2015年底,母子一起參加了由「基督使者協會」在德州舉辦的美南第一屆差傳大會。聚會結束前,台上牧者呼召:「有感動願意奉獻自己讓主使用的人,請走向台前接受祝禱。」台前分為三個區,左邊是自願去宣教的,中間是希望全職侍奉的,右邊是帶職服侍,接受門徒訓練者。徐菊英趕緊閉上眼睛禱告,求上帝允許她只做帶職服侍好了,因為她是家庭經濟來源,需要有工作收入。怎知當她睜開眼睛時,兒子已經推輪椅到中間那排停定了。她明白上帝的心意,也就不再猶豫,走到了兒子身旁,接受祝福。

徐菊英的經歷告訴我們,這條活路是沿著信心、仰望、順服和奉獻的標桿行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