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旋律: 彭紀諺的第三個12年


夏蓮娜

彭紀諺(Desmond Pang)12歲時與家人移居加拿大;24歲大學畢業後回香港,成為職業歌手,加入無線電視當藝員;36歲重返多倫多,打算轉換跑道。究竟在他的第三個12年,有什麼計劃呢?

生活營活動 唱詩分享

對從小入讀基督教學校的彭紀諺來說,基督信仰與他全無關係,甚至以為加入教會跟被「踢入會」一樣,要小心提防。

「無奈加拿大的生活十分枯燥,因此當朋友邀請我參加教會生活營時,我爽快答應,因為有刺激好玩的攀石、划獨木舟等活動。可是,營會期間連連下雨,大夥兒被困在室內,所謂的『活動』,只是唱詩歌和分享。」

「當時基督徒給我的感覺,總是一面倒說他們的道理正確,因而對這個信仰無動於衷,但令我感受最深的是人。」彭紀諺是個重感情,但卻十分「慢熱」的人,需要很長時間才可以與人建立友誼。沒想到入營第一天,因基督徒一聲「弟兄」的稱呼,讓他感受到真誠和友善,自然地敞開心扉彼此交談,並跟他們熟絡起來。

看見了「神蹟」 生命改變

之後半年,彭紀諺繼續參加團契。「一次,牧師約我與團契導師傾談,當時我意識到他們想鼓勵我加入教會,自覺已認識福音,於是表示願意接受耶穌。正當牧師帶領我做決志祈禱時,有一把聲音說我將被『踢入會』,背上『基督徒』之名了。立時我對牧師說:『對不起,我還未預備好。』」就這樣,彭紀諺做了逃兵。

雖然如此,這個經歷卻讓彭紀諺更認真地去思考信仰,他開始祈求上帝給他看見神蹟。「神蹟對我而言,就像風雲色變;直至導師告訴我,神蹟可以是生命的改變。當我細心觀察那些曾參加夏令營,後來信了主的朋友,確有明顯的改變;可惜,神蹟從沒發生在自己身上。」後來導師提醒我,只站在門外不進入屋內,那是無法感受和看見裡面發生的事情。」彭紀諺終於從門外走入屋內,決志信主了。

入行當歌手 演電視劇

在大學畢業前的暑假,彭紀諺回港探親,透過堂姐的引薦,認識了一位唱片監製,而該公司正在尋募一名新人。他坦言:「讀數學系的我,在香港唯一的出路便是教書,但那不是我的茶;唱歌才是我的興趣,但從未正式學過唱歌,性格內向的我,入這一行能否適應?」最終,彭紀諺把握住了這個機會。

在返回香港前一晚,他向上帝祈禱:「我不求名成利就,不求大紅大紫,但求祢保守我的心勝過一切。」當歌手以來,彭紀諺很希望透過自己的作品,讓更多人認識上帝,只是因為自己沒有名氣,認識他的人不多,願望難以達成。

「當時我已經參加舞台劇演出,開始對拍劇產生興趣,覺得需要多些裝備,於是報讀無線藝員訓練班。可是,入行演戲後的挫敗感更大,整個人更迷失。」縱然如此,彭紀諺總相信任何際遇,上帝都在掌管,只要在自己崗位上遵守基督徒的本分,用良好的態度去完成工作。

失去好聲音 用心去唱

為了謹守所信的真道,彭紀諺失去了一個當青少年節目主持的機會。監製告訴他,節目中有些環節談及命理、星座和占卜。祈禱後他覺得很不平安,於是表明自己作為基督徒的立場,不去碰這些話題,結果就被棄用了。沒想到過了一段時間,奇妙地上帝透過另一位監製來請他擔任同一節目的主持,當中卻沒有「命理」之類的環節,很明顯這是上帝給他的補償。

彭紀諺灌錄的第一首福音歌曲──《神(上帝)啊!祢在哪兒?》,碰巧那段期間遇上「失聲」,咳了一個多月,連說話也走音。「錄音當天,由於聲音受損,只能以低一點的音域來唱。「在應付不了的時候,我就停下來祈禱,祂對我說:『我要的並不是一個好聲音,如果當中沒有愛,就如鳴的鑼、響的鈸;我要的是有愛的感情。』」上帝沒有醫治他的嗓子,但卻給了這個指引,所以他便投入感情去唱,邊唱邊流淚,把愛融入歌詞中。他一直記得其中一句歌詞:「無望的心可再歌唱。」無論陰晴或風雨,他相信上帝都在這裡。

重回多倫多 轉換跑道

回望過去12年在娛樂圈的日子,彭紀諺十分感恩上帝給予的機會,當歌手、出唱片、開小型演唱會、拍電視劇、做電視節目主持、演舞台劇等等,實在沒什麼遺憾。因此,趁著年紀不算太大,想轉換另一個跑道,所以重回多倫多。

彭紀諺說:「回來之後,心中有一個負擔,很想做兒童工作。我很喜歡小朋友,希望可以給他們灌輸正確的價值觀,讓他們從小認識上帝,免得日後走冤枉路;然而,自覺除了唱歌和演戲外,似乎沒什麼特強『武器』,也不懂得如何去從事教導工作,對自己沒什麼信心。感恩的是,上帝沒有因我小信而縮短祂的膀臂,反而讓我經歷到祂及時的供應。去年10月初回到加拿大,尚未有任何收入,月中竟租到住所,同時車行又批我出車,這是沒有可能的事。」

上帝透過彭紀諺住家的街名「Water Walk Drive」,提醒他要有「行在水面上」的信心。看似什麼都做不到,卻是什麼都可以做,所以不用害怕,只管走過去,因為耶穌就在身旁。祝願彭紀諺在人生的第三個12年,開創出另一片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