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Christian Herald Crusades UK

2021年2月, 趣味人生

藝術聊天室: 現代藝術的奇思妙想

房子

古典藝術和現代藝術最大的差異在於:前者是創造規則、為了「畫得像」,後者是打破規則、為了「標新立異」。如果你對藝術稍有接觸,就不難發現西方藝術史的發展就是在追求:從怎樣在一張平面的畫布上畫出如同肉眼所見的真實感和立體感,再到後來的現代藝術大師們,嘗試把複雜的事物重新簡單化,並用像小孩子一樣的手法來表現立體世界。今天就讓我們來看看現代藝術中的野獸派、超現實主義和極簡主義:

馬蒂斯——純粹的野獸派

在亨利•馬蒂斯(Henri Matisse 1869-1954)看來,繪畫是非常單純的,只有拋開多餘的細節和技巧,才能讓自然裡所有的顏色本能地向你湧來。正如他自己所說:「我把色彩用作感情的表達,而不是對自然進行抄襲。我使用最單純的色彩。」在他的心目中,藝術是純潔而寧靜的,它會安撫你,讓你逃離煩惱和沮喪,繪畫是世界上最開心幸福的事情。所以,這幅《舞蹈》正表達出了馬蒂斯心中所嚮往的單純而強烈的快樂。不用在意光線、透視、形狀等等的繪畫法則,只留下像野獸一樣奔湧而出的色彩和情感,這也是所有野獸派畫家們最大的共同點。野獸派在飽受爭議中誕生,又在眾人矚目中消逝。前後不過10個年頭,但它對於後世的影響卻遠超過這短短的10年。它的出現就是向世界宣告:即使用最簡單的線條與最單純的色彩,在衝突與平衡的碰撞之間,同樣可以演奏出最富激情與歡快的藝術交響曲。

達利——超現實的夢境

薩爾瓦多•達利(Salvador Dali 1904-1989)的「超現實主義」最大的秘笈就是「做夢」。這可不是像我們平常人晚上打呼嚕、流口水的夢,也不是指幻想著天上掉餡餅的一勞永逸的夢。達利是努力從自己身上誘發幻覺,用一種近乎偏執狂的臨界狀態,去尋找潛意識裡的意象。比如這一幅世界名畫《記憶的永恆》,畫面上有一片空曠的沙灘,上面躺著一隻似馬非馬的怪物,好像是由睫毛、鼻子和舌頭荒誕地組合在一起的人頭。在這個怪物的旁邊,是一個非常規整的平台,上面長著一顆枯死的樹。而最令人驚奇的是這幾個鐘錶,它們像麵烙餅一樣軟塌塌地披掛在怪物的背上、樹枝上、平台邊。為什麼這些用堅硬的金屬和玻璃製作的鐘錶反而會變形呢?難道是因為等得天荒地老,時間都累得快要融化了?

封塔納——解剖極簡主義

盧齊歐•封塔納(Lucio Fontana 1899-1968)只用一刀就把那些畫家用半輩子的顏料在做的事都做完了。正如封塔納自己所說:「我在畫布中留下這許多空洞,是為了把舊的繪畫形式、傳統的藝術觀念拋向腦後。我似乎象徵性地逃離了畫布,但實際上,我永遠擺脫了畫面的枷鎖。」毫無疑問地,他打破了千百年來藝術創作觀念和形式,這看似簡單的一刀,卻是藝術發展史中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突破口。在他之前,從來沒有人想過原來繪畫可以不受畫布的限制,竟然還可以有這樣的形式讓空間、材質、運動等元素互相交錯。「藝術將從此變為和以前完全不同的東西,不是物質、不是形式。藝術將會成為一種無形、無限、甚至只是一種哲學思想……藝術成為資產階級的功能性藝術的時期已經過去,敞開創造的大門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