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Christian Herald Crusades UK

2020年12月, 生活組曲

退智症系列: 活在清醒與混淆中

退智症系列 隨心出發

桂連

有一次,我們從網上買的防濕一次性的尿便褲送到了,一共10包,合共80條便褲,買多量有折扣,其實也用不了多久。

我將它們排放在丈夫房中的架子上。他問「這是什麼,那麼多。」我説:「它們是給你用的尿便褲,好舒服的。」

剛好他的尿片濕了要換,我給他兩塊濕紙巾要他清理一下自己。就拆了一包新的尿便褲,拿出一條讓他穿上,非常合身,彈性很好,他很滿意。我再給他一條長外褲,要他自己穿上。(以前他的活動能力比較強。)

我處理了他的東西,就去忙別的。過了不久,他就來找我,他走得很慢很慢,説:「是這樣穿嗎?」我沒看淸楚,心想他在哪裡找來一條及膝的褲子穿上呢?走近一看,原來他穿了三條尿便褲,一直穿到膝蓋上。我見到啼笑皆非。

他行動非常不方便,但他當時超高興,看樣子是想我讚他。我説:「你很棒,穿對了。你慢慢走,回房脫下兩條尿便褲,留著下次用,穿一條就可以啦!」也不知他那時清醒不清醒。

「妳是誰?怎麼在我家,快快離開,不然我報警了。」他是退智症患者,天天趕自己的太太走。

「妳將我的老婆收藏在哪裡?快叫她回家,她對我最好!她不見了,怎麼辦?」他很傷心!

作為太太,我要做一切家務和伺候他,更要忍受他的無理取鬧。照顧者的難處說不盡。

他清醒時,將銀行卡,錢包收藏起來,以防被人偷走。當不清醒時,一切找不到的東西,就推斷一定是家中的那個女人偷了,這樣的事沒完沒了。

有一天早上起床,他發現了我,馬上走前噓寒問暖。「妳什麼時候從香港回來啦,怎麼我不知道?」今天有什麼事發生?他清醒了,認出我是自己的太太。沒有人知道!

「我要回家!」我退智症丈夫要回老家。

「這裡就是你家呀!」女兒説。

「不是,這裡沒有牛,沒有雞和樹,不是我家!你給我錢和門匙。我要走了。」他拿著拐杖氣騰騰地往房門走。

「你要走,也要去跟媽媽說再見呀!你走了,就見不到她了。」女兒説。

「她怎麼在這裡睡覺?」丈夫見到我睡了,問!

「媽媽住這裡啊!現在是半夜了,她當然睡覺了。」

「我要錢,我要去乘車回家,我清醒的時候,就會還錢給妳。」這是不清醒的人説的話嗎?真搞笑。

「好,我給你錢。我送你上車,我就回來。我是你女兒,我住這裡。」

「那麼我呢?我住哪裡?」他糊塗了,老婆和女兒都住這裡?「你住最後的大房,你去看一下,就知道了。」他同意,向自己的房間走去。這樣總算化解了一次離家出走危機!

如果我不是當事人,是局外人,看別人的故事,多輕鬆。

如果我們將自己做的工作,當成是對上帝的事奉,心情就一定更輕鬆。

《馬太福音》廿五章40節,王要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作在我弟兄中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