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風情畫:(樂縱橫)極少談及的葡國城市:古馬良斯與巴加

馬日恆

 

 

談起葡萄牙,不同的人會聯想到不同的事物。澳門人會想起從前的殖民者,歷史迷會想起大航海時期的達伽瑪和麥哲倫,足球迷則想到基斯坦奴朗拿度……筆者可以一直數下去直到文章終結,而《號角》的編輯可能會向我投訴。可是數來數去,我們多會忽略葡萄牙北部,離西班牙邊境也只是40公里之遙的兩座重要城市——古馬良斯(Guimarães)與巴加(Braga)。

 

 

 

 

民族自決

 

古馬良斯位於葡國第二大城波圖的東南方,是孕育葡萄牙王國的搖籃,在未獨立成國之前是西班牙里安王國的一郡分。1126年阿方素七世成為里安國王,因得悉葡萄牙眾王爵有意獨立成國,故把包括葡萄牙郡在內的加拉斯安地立為藩國,並以一藩王治之。當時名義上管治葡郡的是貴族德蘭,但她實際是阿方素的傀儡,因此不得其他貴族的支持。反而她的兒子——生於古市的享利雅芳索伯爵,卻深得渴望獨立之望族所擁戴,其母因此與他決裂。雅芳索在聖萬美迪一役與德蘭及里安國軍隊在古市外對陣並得勝,因而開展了其立國之路。1129年自封為葡萄牙王子,之後展開一連串收復運動,驅趕曾在當地建立穆斯林王朝的摩亞人。1139年在奧維傑之役徹底擊敗摩亞人,被士兵擁立為葡萄牙王。

 

 

 

 

獨立之路

 

雅芳索雖在本土被認作君王,但最重要的還是要處理當時的地緣政治及國際關係。地緣上的敵人無疑是里安王,雅芳索因此與里安國的死敵阿拉貢皇國結成姻親並在華迪夫之役大敗阿方素,逼其正式承認葡萄牙為獨立王國。國際關係上,葡萄牙乃未得到歐洲諸王承認,而當中最重要的是羅馬教廷的認許。雅芳索為此大力支持修復運動以及在國內大建修道院,更去信教宗強調他對教廷的忠貞。這些軍政手腕最終得到回報,在1179年教皇阿歷山大三世認許葡萄牙為獨立王國。

 

 

 

 

文化遺產

 

這可見古市在葡史上的重要地位,遊客可在市內的古城區看到兩座古蹟。首先是從1139年立國後用作皇宮的古馬良斯堡,遊客可購票參觀堡內的高塔以及塔內有關葡萄牙立國前後的史料;值得一提的是雅芳索在聖萬美迪一役前如何憑信心向上帝祈求,禱文中的一句「在強敵伺環之時,願祢的祝福成為利劍」確使軍心大振。古堡不遠處便是葡國於航海黃金時期的國舅包加查公爵之皇宮,從宮外看它只是一個較大的宅園,但甫進宮便是以花崗岩建造、氣勢磅礡的內廷,抬頭一望是安靜祥和的小教堂。皇宮首兩層開放予遊人購票參觀,沿著每一層的四個角落參觀,便可一窺葡萄牙從前的富庶。大廳、宴會廳、寢室、書房及展室也獨當一面,陳設堂皇自然不在話下,過人之處是大廳或房間所懸掛的巨型針織,不少更是名家手筆。而出口之前的一個角落則展出本地藝術及攝影家的作品,新舊共融,令遊客樂而忘返。從皇宮下山便是市中心,可參觀奧利花華廣場以及現為教堂及博物館的古修道院。此市無論在歷史以及建築上在葡國也舉足輕重,難怪曾是歐洲文化之都並獲聯合國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宗教搖籃

 

另一座不受重視的城市是同具世遺名銜的巴加市。這個在古市東北端不遠的城市,從前是羅馬行省巴加倫斯的省府。若前者所孕育的是葡萄牙王國,後者所孕育的便是其國教。羅馬人從伊比利亞(即現今的西班牙及葡萄牙)撤走後,兩個異端乘勢而起,直到六世紀未才皈依羅馬天主教,同期冊封第一任巴加大主教來管理葡萄牙地的教區。六百多年後也是因時任巴加大主教在羅馬教廷的斡旋,雅芳索才得到教廷承認。雖然其宗教地位因阿拉伯人侵佔伊比利亞以及里斯本等航海城市的崛起而衰落,但前文提到的包加查家族在18世紀在市內大興土木,代表作是在今年7月被列為世遺的仁慈耶穌山聖所(Sanctuary of Bom Jesus do Monte)。

 

 

 

 

記念苦路

 

聖所佔地64英畝,最注目的是以人體五感(即觀聞味嗅觸)來劃分並交叉上延的階梯。每段階梯均備小水泉,供朝聖者洗滌身心;階梯兩邊建有小舍,內有刻劃基督受難的雕塑,而每段樓台則刻有宗教偉人的雕像及經文。登頂後可看到一座巍峨的教堂,旁邊有瞭望台、餐廳、酒店、公園及水池供遊人覽勝及休憩。從山頂乘纜車可回到市中心,其中名勝有從前的主教官邸以及大教堂。

 

 

 

 

後記

 

筆者一向喜歡自駕遊,以便在一些偏遠的地方尋幽探勝;另外一個好處是不受公車的時間表限制,能有更多時間細味沿途風光。自駕行程要編排得好,有賴事前的資料搜集,但今次便有「老猫燒鬚」之感。一般旅遊資料對兩城只是輕描淡寫,我也只留了半天來遊覽,更安排家人在回程時到不遠的特賣場購物。其實這兩座城市極為精彩,應以兩天來仔細觀光,更別提在半天後去購物這愚妄之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