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之窗︰(斯斯細語)《耳朵》

比斯

 

 

我不得不讚嘆造物主的神奇!人體結構之緊密,是許多科學家、醫學家窮畢生精力去研究、去探索,也未能完全掌握箇中的奧妙。我等平凡之輩又豈可自以為是,以為「自己最清楚自己」?我也無意在此探討人體奧秘,只想分享個人的一點小小觀察。

 

 

 

 

人有眼耳口鼻,眼睛耳朵甚至連鼻孔都各有一雙,唯有口就只有一個。我在想,它們的數量是否也反應了它們的重要性?鼻孔是維持生命最基本的通道,所以要有一對,即使一個鼻孔有任何損傷,還有另一個當作後備。眼睛是我們認知這個世界最主要的渠道。透過光,我們看得見這個世界。能夠看得見固然重要,但我們對世界的認知不能只有表面,還要有深度。因此人要用兩隻眼去看同一件事,即使只是稍稍不同的距離,那個角度差異已經足以令我們看到的變得立體。

 

 

人對鼻子的控制有限,但對眼睛的控制顯然大得多——想看的多看兩眼;不想看的乾脆把眼睛閉上;而不想看卻又不能不看的,還可以「隻眼開隻眼閉」。但對於耳朵,造物主似乎不想給我們太多的控制。聲音總是直接進入耳朵甚至直達腦海。我們有「左耳入右耳出」,卻沒有辦法像閉上眼睛一樣把耳朵真正關起來。既然耳朵不像鼻子般生死攸關,又不像眼睛可以增加視野,為什麼造物主要鄭重其事以數量顯出其重要,又把耳朵放在人的左右兩邊,更要無遮無擋赤裸裸地坦露人前?

 

 

再來看看我們面上那唯一的一張嘴。說重要,它跟鼻子不相伯仲。口和鼻子同樣可以用來呼吸,然而口還有另一個同是性命攸關的功能——進食。但說到數量,顯然人類真的不需要太多口,一張嘴已經夠呼吸、吃飯、喝水、說話,甚至歌唱了。

 

 

嘴巴跟眼睛一樣,我們要控制時還是可以控制的。可是,要我們把嘴閉起來,怎麼好像一點都不容易?人長久不進食,會死;不過人再怎樣沉默不語,也總不致死。但如果我們把每天用口的頻率記錄下來,大概會發現我們用口來呼吸、吃飯、喝水遠遠不及我們用於說話的頻繁程度。然而說話這件事本身,就眼耳口鼻的功能而言,重要性似乎是最低的。我們為什麼要違反自然?不把時間多留給呼吸、吃飯、喝水、甚至唱些優美動人的旋律,反而不斷地說、不斷地說、不斷地說……

 

 

經過小心觀察,就讓我來做個大膽假設:耳朵有兩隻,因為世上有太多困苦哀號;耳朵放左右,是為了不只聽取一方意見;耳朵赤裸裸,好讓人時刻就緒毫無保留。

 

 

你有好好善用你的耳朵嗎?

 

 

來,讓我們多聽少說,別浪費造物主的一番心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