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之窗︰(感動生命的故事)奇異恩典的生娃記

羅冰林

 

 

在8月27日的早晨6:37分,我在醫院裡自然分娩下第二個孩子,就像我們給她取的名字一樣——恩典,這次的生產經歷真是充滿了上帝的奇異恩典!

 

 

 

 

我的預產期本來是8月21日,幾乎身邊所有的媽媽朋友們都是告訴我,二胎寶寶一般都會提前到來,所以我也抓緊時間早早預備待產包,裝飾寶寶的房間,來迎接這個新生兒的降生。 然而到了21號,肚子完全沒有任何動靜,我心裡暗暗抱怨:「哎,要晚了」。 在超過預產期的日子,每天都會比較煎熬,特別是親朋好友們「親切的問候」:「生了沒? 」或者是星期日返教會的時候,弟兄姊妹們驚訝我還是挺著個大肚子:「怎麼還沒生? 」我每天特別多去走樓梯散步,把房間的地用吸塵器吸了一遍又一遍,時間就好像度日如年,最難受的是,不知道到底哪天才能終止。 在和我的助產士照例見面時,我憂心忡忡地和她講了我對寶寶的體重,擔心過重不能順產,在她的建議下,我們約定好一個星期以後若還未生產就進行催產。

 

 

 

 

然而,周圍的家人和朋友「剛巧」都開始和我說起催產的弊端,我的姑姑甚至說到自身催產的經歷非常痛苦而且還導致了緊急剖腹產。 我心裡也開始打起了退堂鼓,不光是害怕催產引起的額外的疼痛,而且總覺得哪裡有點不對勁。 在和媽媽的交談中,她引用了《聖經‧傳道書》的經典經文:「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 生有時,死有時……」這一下終於點醒了我心裡的結,原來我對這次和助產士的催產預約有遲疑,反映出了心裡對上帝的主權有侵犯和不信任。 確實,除了我的生產歷史有過一個偏重的寶寶外(老大是7.2斤,對於我瘦小的體型來說比較重),並未有其他的嚴重問題。 書上一般也是說在37週到42週懷孕中生產都處於正常現象,所以在英國的NHS醫療體系中,一般是超過了預產期兩週才會決定給產婦催產。 而我在剛超過預產期,就開始人為地選擇一週後催產,從某種程度上是我自己在決定這個腹中孩子的出生日期,而不相信上帝給這個孩子的計劃安排。

 

 

 

 

當我意識到我心裡這不安的緣由時,我非常後悔這次預約催產的決定。當時已經是星期一了,而預約的催產是在星期四, 我心裡更加忐忑不安,經過禱告後,我決定打電話給我的助產士說取消催產, 但是因為時辰已晚,所以沒有人接聽電話,我還有些焦慮地留了一個語音說希望第二天能和她做一個內檢(Membrane Sweep)。 想不到凌晨三點左右,我突然被一陣規律的腹部疼醒來,耳邊居然開始回蕩著前一天在教會唱的詩歌:「Rejoice, Rejoice! Let every tongue rejoice! One heart, one voice; O Church of Christ, rejoice! (喜樂,喜樂,讓萬民都喜樂! 同心,同聲;噢, 基督的教會喜樂! )」我搖了搖身邊熟睡的丈夫:「我可能開始宮縮了」,他驚喜地想也沒想就說:「讓我們一起禱告吧! 」他帶領著我一起來讚美上帝,並祈求上帝在這次生產上的保守。 接下來的短短三個半小時裡,我們到了當地的醫院,經歷了兩個專業的助產士的幫忙,左手拉著丈夫的手,右手牽著母親的手,完全自然分娩下有7.7斤重(8磅4)的小胖妹。 當我看到這個哇哇大哭的小生命出來的時候,我激動地不禁讚歎生命本身就是奇妙的神蹟!

 

 

也許每個基督徒孕婦對於催產和選擇剖腹產有不一樣的接受程度,但是我很感恩聖靈對我有這樣的責備和提醒,去尊重上帝對這個小生命的所有的主權。 更感恩上帝也沒有讓我陷入試探,在最後兩難的關頭,上帝給我滿滿的憐憫和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