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旋律 ︰簡國慶牧師66載的宣教情

銘基

 

 

年過九旬的老人,身體健壯、頭腦清晰、行動自如的為數不多;反之,好些高齡長者早已百病纏身、神智不清,甚至要以輪椅代步。

 

 

跟92歲的簡國慶牧師交談之際,他反應敏捷、對答如流,有條不紊、中氣十足,很明顯他是在前者之列。

 

 

過往66年,這位忠心的主僕奔波勞碌、事奉不歇,雖說已退休25年,但之後的時間還到處去講道、傳福音、關顧信徒、寫作……最近更出版了一本文集。

 

 

 

 

入住孤兒院 何教士媽媽

 

簡國慶兒時的日子過得一點也不愜意,父母相繼去世,剩下唯一的至親,就是他口中的阿嫲(祖母)。他感慨地說:「阿嫲從來沒拍過一張相片,連她的姓名也從未聽過,但她對家人的付出,絕對是偉大的;更重要的是,阿嫲相信上帝,她帶領我祈禱、唱詩歌《這是天父世界》。」那時,在他小小的心靈裡已能分辨真神和假菩薩。

 

 

及後,阿嫲實在撐不下去,唯有向外來領會的牧師求助,結果未足六歲的小國慶,便被送到中國南海西樵官山何義思西教士(Miss Ruth Hitchcock))開辦的孤兒院--純光園,而影響簡牧師一生最深的人,就是這位何教士。憶起兒時事,簡牧師感恩不盡:「自此,何教士成為我的義母,我叫她媽媽。要不是有這樣奇妙的安排,就沒有今天的我。」據悉,阿嫲每逢來探國慶,必帶來許多好吃的糖果,而他絕不吝嗇,常常慷慨與人分享。這些往事片段,讓當時跟他一起長大的李非吾,留下深刻印象。

 

 

讀聖經學院 負宣教使命

 

日軍侵華時,純光園的一群大夥兒都成了難民,但卻生出後來的契機。簡牧師憶起當年的一幕:「有一日,何義思教士對我說:『國慶,你將來要怎樣好呢?』她沒等我回答,就跟著說:『你到時最好去藥房,買些常用藥,到各村莊去推銷,一面賺取生活費,一面向人傳福音。』年少的我,聽大人這樣說,雖然不大開心,但不敢反駁……後來何教士支持我去讀聖經學院,我想,這也是讀書吧!」簡國慶在梧州建道聖經學院就讀,後來學院搬到香港長洲。1951年完成課程後,首先在調景嶺、黃大仙、渣甸山等難民區工作傳道。

 

 

 

 

離越南西貢 滿地可開荒

 

簡國慶牧師跟聖經學院的同屆同學曾惠蘭結婚後,便前往越南西貢(今胡志明市)作宣教開荒的工作。「我在堤岸宣道會傳道牧會,推動建堂,又開辦福幼園兒童院,收養難民兒童,可惜後來經戰火影響倒塌了」。簡牧師在越南有驚無險地服事了18年,並在越南政權更換前離開,前去加拿大的滿地可。

 

 

簡牧師在滿地可設立教會(1972年成立了滿地可華人宣道會)、傳道、牧養群羊,足有20年之久。「我於滿地可宣道會20年慶典時宣佈退休,卸下牧會職責。母堂由陳志誠牧師接任,並搬入新置堂址,分堂恩典堂接用舊址,也宣告自立,由成輝營牧師主理……」在退休前,簡牧師已把教會的事宜逐一部署妥當,並將工人職位分配好,由此可見,他是一位有遠見、有計劃、肯扶植後輩的好牧者。

 

 

 

 

懷宣教意念 腳蹤遍全球

 

簡牧師在職時已向西部的渥太華和多倫多擴展,及後也支持美國底特律開堂。「1986年我與師母遠赴澳洲柏斯建立第一間華人宣道會後,當地事工發展迅速,教會一間又一間成立。萬事只要有一個開頭,上帝就會在當中成就美事。」自1992年退休後,簡牧師隨著家人在外國工作,而他服事的領域更加廣闊。

 

 

「我們曾與女兒一家在摩洛哥居住了幾年。我所堅持的理念就是,每到一個地方,不論是埃及、肯雅或中國不同地方,我都在尋找傳福音的機會。至於做短期替工,更是退休人士最好的工作,所以在得知巴黎、倫敦、南美洲、蘇里南、法屬介恩等地的教會未有傳道人時,我都欣然答應暫時頂替。」其實,有很多工場都是憑著簡牧師的宣教意念而成就的,他的宣教腳踪遍及東南亞、北美洲、中美洲、澳洲、歐洲及非洲各地,因而宣道會加拿大神學院在1994年頒予宣教學榮譽博士學位給他。

 

 

義人的後裔 蒙福事奉上帝

 

簡牧師曾坦言,結婚是為了夫婦倆能一起宣教,二人同心與宣教事奉結合,從而宣教豐富了婚姻生活。事實上,他們所作的不單使教會增長、天國的事工及信徒肢體在各處開枝散葉;同樣地,義人的後裔也是蒙福的。

 

 

簡牧師感恩地說:「除本身育有七名子女外,如今整個家族成員已增至50人--四個女婿、兩個媳婦,內外孫兒共15人,還有12個曾孫。最開心是兩個牧師兒子唯信和戴德、同為傳道人的女兒潔潔和夫婿忠愷,也走上同一宣教路,而家中男女老少都各自在自己的教會忠心服事上帝。」一代接一代的宣教,是多麼美好的見證!

 

 

簡牧師認為:「上帝給了我許多美好機會,使我傳道工作到如今66年。我願將過去的經歷、講章、心思、見聞……透過文字見證上帝恩典,把故事再次呈現。」這正道出他著作出版《傳道文集》的原因,但願他真誠的分享能祝福更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