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旋律 ︰從一個佛教徒轉為基督徒的經歷

魏海峰

 

 

我1971年出生在中國江西婺源的一個鄉村,從小身體不好,在家裡排行老三,膽小害羞。

 

 

 

 

從氣功到信佛

 

中國在80年代有一段時間興起氣功熱,我哥哥從大學學到了氣功回家就教我,想使我身體強壯起來,於是我漸漸迷上了氣功。後來上大學就選學中醫,想更多地從中醫樸素的角度了解人體和宇宙世間的奧秘。大學期間花了不少時間學習《易經》,好像在這個世界除了看得見的人、事、物之外,還有看不見的力量在管理和運行。

 

 

後來,我哥哥信佛教,他也推薦給我。正好我大學同學有去寺廟裡見法師的,所以我就隨同他去寺廟,1994年皈依成為佛教徒。相信一切都是因緣而生,因果連環,使世界變成現代的樣子;也相信人是因為貪、嗔、痴的罪,導致一切的苦果報應。又相信人到世間就是來受苦,消除罪孽的;努力修行,行善,就可以超脫輪迴之苦,或者使以後的投生有好的回報。這樣的思想,讓我對這個複雜的世界有一些解釋。同時,菩薩的憐憫心腸、藥師佛的救世情懷讓我非常感動,自己也願意這樣去憐憫人、救助他人。此外,通過去寺廟拜佛、聽法、回來讀佛經、打坐、行善,也讓我心裡實在感受到一些清靜。但是我膽小、脆弱、自卑的性格,並沒有改變,事業和家庭的各樣壓力也使我經常處在焦慮、煩惱之中,只是在用佛學理論去思想、念經、打坐的時候有一些緩解。

 

 

接觸基督教

 

2008年我有幸來到英國工作,正巧我們送兒子第一天上小學就遇到一個華人基督徒家庭,他兒子邀請我兒子去教會參加活動。於是我送兒子去教堂,有時也嘗試聽聽教堂裡講什麼。後來參加了教會在華威大學的一個基督教小組,看到有些學生剛來時和我一樣膽小害羞,信耶穌以後很快地變得自在平安了,我既驚奇、又妒忌。看到一些從美國來的牧師、傳道人,原來都是在學術和事業上非常成功的,竟然願意放下優厚的地位,謙卑地傳道,讓我很感動。於是,我就願意更多了解這個信仰。

 

 

此後的一段比較長時間,我感覺基督教和佛教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要常常禱告、讀經、思想、不能有偶像、認為罪是導致人痛苦的主要因素等等。好像兩種信仰是殊途同歸的,都是通過不同方式的修行,達到超脫世俗的永恆境界。許多牧師、傳道曾經勸我改信耶穌,我都以這樣的認識婉言拒絕了。

 

 

漸漸地,我又發現兩種信仰有一些不同點--佛學說一切由緣而起,但我嘗試查閱佛經,沒有找到「緣」到底是什麼。而《聖經》說這個世界由永恆的上帝創造而成。佛學求自性,那自性是人的本來面目,就是佛。求證到本來面目可以使人超脫一切罪孽的因緣果報的影響,達到涅磐的境地。那本來面目又是什麼呢?涅磐又是怎樣的境地?《聖經》說上帝把祂的生氣吹入塵土所造成的人,使人成為有靈的活人,但人因為犯罪而離開永恆的上帝,導致靈魂的死。在不拜偶像方面,佛教一方面是教導人不住於相(心不停留在一切事物),另一方面又在寺廟立各樣菩薩和佛像讓人參拜、供奉,讓我感覺有些困惑。《聖經》講上帝是永恆的造物主,所以不能用被造之物作為偶像代替上帝來敬拜。佛教裡的離世觀和基督教裡的離世觀也有所不同。佛教裡的離世觀主要是使心不染塵俗,所以最好避開性念和金錢、人群,而去修行。基督教的離世觀是心與永恆的上帝同在的基礎上活在這個世界裡,認為性念和金錢、人群等都是上帝所造,並且看為好的,不用避諱,而是以與上帝同在的心去領受,管理這個世界,並且愛這個世界的人。佛教強調通過人的修行、行善積德,才能還清罪孽,脫出輪迴;而基督教是講人因信上帝、通過祂兒子耶穌基督替人的罪而死,使人先罪得赦免,然後與上帝同在、活在世上,靠上帝的保守和帶領來幫助他人,將來身體復活、在新天新地裡與上帝永遠同在。

 

 

 

 

兩條不同的路

 

於是,我好像看到我前面有兩條路:一條是繼續靠自己修行,但又對將來苦行結果毫無把握的路--在這樣繁忙的世代,我不可能有古人出家修行的條件和勇氣,但佛經上講古人即使是那樣全時間專心修行,也是「修道者多如牛毛,成道者少如牛角」,修行路上枯骨無數。另一條路是信耶穌基督,接受上帝的救恩,先解決自己罪的問題,得到解脫,再靠上帝的恩典去幫助更多的人。不難看出,後者是我更可行的路。於是,我內心願意接受基督信仰。

 

 

由一種信仰轉到另外一種信仰,不是容易的事,因為這樣首先是對原來的信仰不忠誠。佛教對我曾經有很大的幫助,我也曾經許願皈依佛門,怎麼可以另投基督的門?我當時意識中,大概有兩種想法幫助我脫開這個情結:一、如果佛與菩薩都是存在而且慈悲的,他們知道我那時的苦情,靠自己已經走不下去,他們應該會為我找到一條更好的解脫之路而高興;二、信耶穌的救恩而與上帝和好是生命回歸之路,因為上帝是世界和生命的創造者。我之前在佛教階段好像是一個走失的孩子,找不到家,只能暫時找到一個寄宿,後來找到親生父母了,就理所當然地回到父母的家裡去,這是人之常情的事。

 

 

因此,2011年我決定接受耶穌基督的救恩,成為上帝的孩子。有一天晚上,我在睡夢中好像在聽一個人講課,那個人反覆給我講一句話:「空靈不是真靈!空靈不是真靈!空靈不是真靈!」我從夢中驚醒,我不知道這是否上帝提醒我:我原來所追求的自性是已經離開了上帝,是空虛的自我之靈,而如今因信耶穌基督,是有上帝同在的真實永恆之靈。

 

 

成為基督徒八年來,我能經歷到上帝的同在、同行,心靈得著極大的解脫,心中有平安,性格也更開朗。我原來膽小怯場,現在竟然可以在教會很多人面前帶領詩歌敬拜;原來常常惹妻子、孩子生氣,現在家庭有上帝的愛和溫暖;原來自己圖謀大事但已願不遂,而常常憂心苦悶,現在雖然也會遇到各樣的挑戰,但卻心中有真正的平安,不再為前途擔憂,因為我知道誰掌管明天。

 

 

以上是我從一個佛教徒轉為基督徒的經歷和體會,如果讀者對兩種信仰的經歷感興趣,歡迎聯絡《號角》,我們一起繼續學習和探討。

 

 

作者:魏海峰,現在英國高雲地利(考文垂)一家藥物研究公司工作,在高雲地利(考文垂)華人基督教會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