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旋律 ︰從無神論到堅信有神

王玲

 

 

我的無神論觀點,自童年、青年、中年一直伴隨我,我以為我的一生都脫離不了它。沒想到,原來上帝安排我49歲來到加拿大,為的就是讓我有認識祂的機會。

 

 

 

 

我是無神論者 不信有上帝

 

第一次知道基督徒是在我孩童的時代。當時我們的鄰居是一個來自上海的大家庭,他們有五個漂亮的女兒和一個可愛的兒子,女主人是個雍容優雅的女士,我叫她沈家媽媽。每一個禮拜天的上午,他們全家都會圍坐在一起,唱出悅耳的歌聲。我們知道60年代初期,在中國大陸是一個非常貧困的年代,當大部分家庭還在為溫飽奮鬥時,為什麼他們家每個星期天竟會響起優美動聽的歌聲?我非常奇怪,向媽媽發了一連串的問題:「為什麼每個禮拜天上午,他們都會一起唱歌?為什麼他們會唱這麼多的歌?為什麼我們家禮拜天不唱歌?」媽媽說:「他們是基督徒。」我又問:「那為什麼我們不是基督徒呢?」媽媽說:「基督徒信上帝。」我還是問:「那為什麼我們不信上帝呢?」她說:「你爸爸是黨員幹部、革命分子,我們是無神論者。」

 

 

不錯,我生長在一個無神論的國家,從小接受無神論教育和達爾文的進化論,相信人類是由人猿進化過來,天地間根本不可能有一位造物主。在我生命的歷程中,雖然偶而也讀過一些關於《聖經》的片言隻語,只是從沒有認真地讀進去;曾幾何時,不知在哪裡得到一本《聖經》小冊子,我也嘗試去讀,當中提到上帝用了六日創造宇宙萬物和人類、也有亞當、夏娃的故事,挪亞方舟……但一讀到人的壽數超過一百多歲,甚至九百多歲的時候,我就覺得那是不可能的事,於是就停了下來,從來沒有完整地讀下去,正因為我是無神論者、不相信有上帝的存在,覺得記載在《聖經》的都是迷信的神話。

 

 

獲批移民加國 曾去過教會

 

由於我和先生在國內都有專業公職,他是高級工程師、我則在大學當老師,生活相當穩定,不曾想過要離開原居地。為什麼會萌生出國的念頭呢?話說當年我和單位幾個同事,從北京到黑龍江給國家糧庫做設計,那時有一個跟我很要好的同事,大家住在同一屋子裡,聊天的時候她問我:為什麼不移民到加拿大?我告訴她,自己已經44歲、恐怕辦不成了!她說:「44歲剛好還可以加分,而且你先生的工程師專業在加國也不愁出路。」就這樣,我們找來仲介公司,透過香港領事館申請,開始辦理移民事宜。等了四年,終於審批下來,我們一家三口就在2004年12月22日抵達加拿大。

 

 

我的無神論觀點,自童年、青年、中年一直伴隨我,我以為我的一生都脫離不了它。沒想到,原來上帝安排我49歲來到加拿大,為的就是讓我有認識祂的機會。在加拿大我陸陸續續地接觸過一些基督徒,又有朋友帶我去教會,由於沒有感覺,去過一次就不想去了,後來搬離市中心,就更不會再踏足那個地方;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覺得,信耶穌不現實、不科學、太迷信……之後去上英文課程的時候,偶爾會有傳教的人,送上一些基督教信仰小冊子,我也會拿來看看,但卻未有相信,說到底,還是那阻礙我思想的無神論作祟。

 

 

 

 

誤解造成困境 坐臥感不安

 

直到2018年的夏天發生了一件事,因我的誤解造成一些困境。事緣是兩年多前我訂下一個樓花,但一直都沒留意貸款的事,到去年7月的時候,接獲通知需要交付樓款,怎料銀行貸款批不下來,權宜之計必須賣掉現住的房子去解決問題。當時感到很苦惱、很痛苦,天天有人來看房也覺得很煩,自己又很後悔買下這個地方。為此,我內心惶惶不安、坐臥不樂,備受煎熬。我問自己:我是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女性,我一直要求自己做一個善良的人、做一個好人;可是,為什麼有時我會自私、先想到自己的利益?為什麼我也會議論別人?為什麼有時會說謊?所有這些都讓我內心波動和內疚。我不能原諒自己的這些罪過,我想懺悔,好讓我的內心平靜安定下來,可惜,靠自己做不到。

 

 

承認我是罪人 蒙救贖恩典

 

不知怎的,那一刻覺得內心需要平靜、要祈禱、要尋找上帝,要知道為什麼這些事會發生?這時我來到了教會,第一次在會中選唱的詩歌,居然提到我們就是迷失的羔羊,讀的《聖經》又提及:無論是空中的飛鳥,還是野地裡的百合花,神都一樣看顧、裝飾,心裡就踏實下來。之後參加每星期五的家庭聚會,聽弟兄姊妹講解《聖經》,唱讚美詩歌,向上帝禱告。這時我發現自己能聽進上帝的話,優美的讚美歌猶如甘泉流入我心,常常感動得淚流滿面。

 

 

那時候,我得到了姊妹送給我的第一本完整的《聖經》,我開始認真仔細地閱讀,越讀越感到《聖經》是打開我思想智慧的一把鑰匙,是打開我心靈窗戶的一盞明燈。我承認自己是個罪人,一隻迷途的羔羊,是上帝對我的救贖恩典,讓我的靈魂和生命得到拯救,我要跟隨上帝,永不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