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旋律 ︰上帝你真的存在

吳曉菲

 

 

回想當初不遠萬里從中國南京來到加拿大,彈指一揮間,轉眼在這裡已經生活了近廿年。在異國他鄉的日日夜夜,是上帝牽著我們的手走過來,是耶穌的愛吸引我們回到上帝的家。能夠認識耶穌,是我們一家人來加拿大最大的祝福。

 

 

 

 

只聽說上帝是西方的神

 

我和丈夫都是東北人。2000年我們辦了技術移民,帶著9歲的兒子來到多倫多,開始了我們的移民之旅。跟許多移民家庭一樣,我們舉目無親,帶來的金額不夠一年的生活費,找工作自然成了當務之急;但聽到的都是老移民找工作艱難的經歷,才意識到對中國移民而言,在加拿大要找一份合適的專業工作之難,遠超出想像。

 

 

移民之前,只是聽說上帝是西方的神,但並不認識上帝;偶然聽過耶穌的名字,卻不知道祂跟我有什麼關係。回頭看走過的路徑,耶和華上帝真是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們,祂藉著許多人,把我們一步一步帶到耶穌面前。

 

 

1999年,上帝差第一位天使姊妹來帶領我們。出國前一個偶然的機會,因工作的需要,我和這位從香港來的姊妹,同在廣州一個酒店下榻一夜,卻相見恨晚,聊兒子聊到深夜。我回南京後收到她托人捎來的郵包,其中一本是《荒漠甘泉》,這本奇妙的小書,陪伴我走過在加拿大初期迷茫的日子。那時我雖然還不認識耶穌,但每天卻是莫名地喜樂,用朋友的話語就是:「你怎麼無憂無慮啊?」

 

 

求上帝幫我找到專業工作

 

上帝差第二位天使弟兄,一位地道的加拿大外籍基督徒來為我們引路。出國前也是因為同一個項目,我們一起在廣州工作了半個月。這位弟兄不僅幫我找到和他一起在加拿大工作過的朋友,也是我公司總部在香港的直接上司,給我預備了找工作的推薦信,還通知他在加拿大的好朋友,一對香港基督徒夫婦;我們剛落腳就來探望我們,不僅帶來美味的蛋糕、新約《聖經》和許多福音小冊子,還帶來了那無從解釋、不可說明的愛。

 

 

來加拿大三個月時,上帝又差一位天使姊妹,一位菲律賓裔的大學生來;我們是偶然在電話廣告中心打工時於衛生間認識的(我們在不同班次工作)。她邀請我去教會,並說在車站等我,推辭不下,結果硬著頭皮坐了一個小時的公車赴約,竟成就了我與上帝的第一次會面。說實話,牧師那天說的英文,我一句也沒聽懂,奉獻袋傳過時摸摸口袋,只有月票一張;後來會眾起立,台上台下一起舞動身體、放聲歌唱,但我卻像木頭人一樣呆站在那裡。突然心裡感動:上帝、教堂、祈禱不是一組詞嗎?小時候看外國電影,人們不是到教堂向上帝祈禱嗎?於是我說:「上帝啊,如果你真的存在,我就求你一件事,你給我一份專業工作吧。」

 

 

 

 

上帝真的聽見我的祈禱

 

上帝是信實的。接下來我經歷了祂在我身上所行的第一件神蹟。那天從教會回來,莫名的喜樂、自己也不清楚是什麼原因,到家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了。平日裡我很少碰電腦,都是先生守著,那天下午他帶著兒子出去了,電腦前面的位子空著,我就好奇地想看看我有什麼郵件。啊!居然有一封是從我兩個月前去應聘面試的公司發來的,寄件者是當初面試我的那個高級主管,而我申請的職位是現場勘察技術員職位,當時他覺得我不適合;但他這次的電郵說:「我們現在有一份協助道路工程師做資料分析的職位,你願意來做嗎?」

 

 

我當時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把郵件來回看了好幾遍,確信自己沒有看錯。這個突然從天上掉下來的好消息,讓我興奮地跳了起來,大聲在空空的房間裡喊著說:「真的有上帝!真的有上帝!上帝真的存在!真的存在!祂真的聽見我的祈禱!」當先生回來,我把這個喜訊告訴他的時候,我也激動地宣告:上帝真的存在。可是,當他說「哪有什麼上帝,不過是巧合而已」之後,我就不敢說什麼了,畢竟我不知道怎麼來證明這不是巧合,但我心裡明明地知道,這絕對不是巧合。我就把這件事深深地藏在心底,悄悄地對上帝說:「上帝啊,即使這真的是巧合,我也希望這樣的巧合更多一點。」

 

 

所有事情的發生非巧合

 

找到工作半年後,我們搬到多倫多東部的Ajax。

 

 

2001年,那對滿有愛心的香港夫婦給我們訂閱了《號角》月報。Ajax離中國人聚居的地方較遠,能夠看到中文報紙已經很奢侈了,我每次都會把所有版面看遍,竟然發現上面登載很多人的經歷都跟我的相似。我自忖到,難道這都是巧合不成?上帝藉著《號角》的文章開啟了我們的心眼,消除了我們的疑慮,讓我們認識了耶穌。在經歷了一個又一個的「巧合」之後,2003年1月17日,我們全家降服在上帝的面前,認罪悔改受洗,接受耶穌基督做我們的救主和生命的主,成為上帝的兒女。

 

 

信主十多年之後,我確信所有事情的發生都不是「巧合」,而是都在上帝奇妙的安排之中。上帝是真的。感恩我們能在加拿大遇見上帝,這是何等大的福氣。感謝那些把我們帶到耶穌面前的天使們,願上帝祝福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