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旋律︰爸媽確信有永生盼望

伊曼

 

 

媽媽先後患上帕金森症及肺癌,一年多前已安然離世;爸爸失去老伴後在養老院頤養天年。由於二老已相信耶穌,有永生的把握和盼望。細數在爸媽身上的恩典,我只能說:信靠祂的人何等有福!

 

 

 

 

媽媽到加探親信主

 

我媽媽張永安離世剛過了一年多(2017年10月13日返回天家)!凡接觸過我媽的人都很想念她,包括她40年前教過的學生都說,張老師是他們一生中遇到最好的良師,為他們的童年留下美好的回憶。在很多人的印象裡,媽媽是一個溫柔、謙卑、處處為別人著想、賢良淑德的婦人,當然更是我們子女心中的好母親。

 

 

媽媽在2008年到加拿大探親期間認識主、清楚得救,並願意受洗歸入主名。爸媽的感情非常要好,相敬如賓、相愛相親,我爸也確實十分依賴她;在我的記憶中,他倆從沒大聲爭吵過。

 

 

2003年,媽媽出現帕金森症狀,情況越來越嚴重,到後來生活自理都出現困難;結果,她開始服用帕金森病藥,效果很好。醫生說,劑量會順著症狀的變換而遞增,但感謝神,她用藥多年,藥量不增反減。媽媽堅信:「這是神蹟。」我也深知是神對她的眷顧。雖然她體力大不如前,但仍勤讀《聖經》,甚至抄寫《聖經》,經常參加聚會,同時也感受到神所賜的平安和喜樂。

 

 

 

 

用標靶藥治療肺癌

 

2014年,媽媽被查出肺癌。由於本身的體質已很虛弱,不能承受任何手術或化療,只能選擇標靶藥治療;一般來說,服用標靶藥的副作用很大,服藥期間病人會比較痛苦。奇妙的是,標靶藥在媽媽體內所產生的副作用很小,而藥物的效果卻很明顯,腫瘤變小了。期間,爸爸還陪同她來加在我家住了半年。

 

 

難得跟爸爸在一起,我抓緊機會向他傳福音。開始時他有點抗拒,唯有求神賜我智慧和口才,後來我告訴他:「只有信靠主耶穌才會得著永遠的生命,將來在天國裡才能和媽媽永遠在一起。」爸爸聽後,表示願意接受耶穌為他的救主,因為他希望得到永生,也要和媽媽永遠在一起。

 

 

在媽媽用標靶藥治療三年多的時間裡,曾換過幾種藥,後期更出現抗藥性,最終腫瘤開始擴散到腦和骨。來到末期的日子,更需要看護24小時全程侍候;感謝主,派來一名信主的姊妹,用她的愛心和耐心照顧媽媽最後的幾個月。至於眼見愛妻病重的爸爸,極之焦慮牽掛,精神體力也日漸衰弱。

 

 

 

 

說出「永生」最後二字

 

2017年10月6日凌晨,接到哥哥從國內打來的電話,告之媽媽狀況不好,囑我趕快回去。我立刻買了機票,乘當天的飛機起程。在機上我的心情十分沉重,雖說媽媽的病情已在意料之中,但那份母女親情還是依依不捨,其實主已保守了她,延長她的壽數達四年之多。另一面,最叫我擔心的,就是非常依賴我媽的爸爸;以前他曾說過:「如果永安到了那一天,我要跟她一起去……」那一刻,我真不知道該怎麼來勸慰他。

 

 

在飛機上我不住地流淚禱告。當讀到《約翰福音》十四章27節:「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時,我的心漸漸平靜下來,知道有主與我同在,祂會掌管一切。感謝主,讓我能在醫院裡照顧媽媽五天,每天給她唱詩歌、讀《聖經》。在第四天的時候,她的意識時好時壞,說話已感困難。我跟媽說,我們一起背誦《約翰福音》三章16節:「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媽媽用了她最大的力氣說出「永生」,這也是她最後說的兩個字,感恩,她已有永生的把握。到了晚上就開始昏迷,第五天的下午安息主懷。

 

 

 

 

爸祈求早日回天家

 

媽媽在醫院的時候,我有時間就同爸爸一起讀《聖經》。我給他讀到《啟示錄》廿一章4節:「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我告訴他:「我們在地上都是客旅、是寄居的,有一天我們會去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天家,在那裡再沒有死亡、痛苦、悲哀。我們的生命是神賜的,神有祂的時間,如果神仍存留我們在地上,我們就要順從祂的旨意,我們不可決定自己的生命……」然後跟他一起禱告。爸爸回應說:「女兒,你放心吧,我不會想不開了,我會天天向主祈求,適當之時把我也接去,和你媽永遠在一起。」聽了爸爸的話,我真的不敢相信,原來神已經親自安慰了他,使他有永生的盼望。

 

 

 

 

82歲的爸爸已經不能自理,家人也沒法親身來照顧他。他要求到養老中心,感謝神,很快就為他找到一家所有條件都符合要求的養老院,他在那裡已住了近一年,各方面都慢慢適應下來。細數在爸媽身上的恩典,我只能說:信靠祂的人,何等有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