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倫樂︰新生活

許佩文

 

 

2005年8月9日我興奮地踏上征途。目的地是中國福建省三明市,富興堡,一個離開城市幾公里不太偏僻的地方,丈夫也陪著我去,可惜他只停留了一個月,就與我分別了!

 

 

 

 

與昆蟲同居

 

8月11日我們帶著四個大行李,住進角聲華恩兒童村一棟舊的三層樓房,因為新宿舍還沒完工;房間中間有一張雙人床,其他什麼都沒有了。我們把八塊磚頭擺在地上,再把皮箱放上去,丈夫用繩子綁在房門口直拉到視窗,就可以掛衣服了;他把木匠用剩的木塊釘了幾個架子,用來放東西。我們與很多不同的昆蟲同居,有小飛蛾、小蚊子、不知名的小爬蟲、蟑螂、一次還有一隻不小的蜈蚣。

 

 

8月是最熱的月份,我就是怕熱。一天最少要洗四、五次澡,我是多麼懷念美國的冷氣啊!兒童院建築在一個斜坡上,每次想到城市就要走下山坡,這真是相當大的挑戰,我總是走到氣喘喘的。想起在美國,那種出門上車、下車進門的生活,只可回味!其實,比起幾十年前一些宣教士來華傳道,或建立孤兒院所面對的困苦,真不可同日而語。曾參觀清遠的一家孤兒院,聽說是十九世紀初期,由一位美國宣教士建立的,我不敢想像他是怎樣造的。他女兒對我們說,他們住的房子是用泥土蓋的,她爸爸是用兩個簍子,把棄嬰擔回來的。感謝神,我可以用自來水洗澡,有巴士進出。

 

 

人生轉捩點

 

到了兒童村只有兩天,我就要開始摸底的行程。摸底的意思是做家庭探訪,看看孩子家庭的實際情況,再決定他們能否進入兒童村。透過摸底,我發現其實每個孩子都應該有一個機會,一個人生的轉捩點,這些孩子使我想起自己的兒女。15年前,我們住在越南,家境並非富有,由於政局混亂,孩子們前途未知,何去何從,人心茫茫;幸得小姑擔保我們一家去了美國,兩個孩子才有機會接受高等教育。今日兒子已是一名傳道人,女兒是鋼琴家。假如沒有人生的一個轉捩點,他們可能還困在貧窮落後的國家。我心中默默禱告,求主引帶這些小孩子踏上一條光明、滿有盼望的道路,祈願他們的一生因為進入兒童村,而得到意想不到的改變。

 

 

品德的重整

 

很多人問我,在兒童村的孩子要多久才適應新生活?對這些孩子來說,哪方面的事情比較困難去適應?經過這麼多年的親身觀察和體驗,有好幾方面他們要克服的。第一、孤單,這些孩子大多數都是孤兒,爺爺奶奶對他們寵愛有加,從小都是跟著爺爺奶奶睡覺的,來了兒童村要自己睡一張床鋪,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嘗試和挑戰,很多孩子晚上都會哭。第二、日常的生活習慣。在鄉下吃飯,飯丟在地上有小雞啄走,骨頭丟在地上有小狗搶走,在兒童村不可以把飯菜丟在地上,所以需要時間調整習慣。第三、中國孩子一般嬌生慣養不幹活,在兒童村要訓練孩子的自理能力,一切需自己管理-從簡單的梳頭、刷牙、洗臉,到難度較高的洗澡、洗衣服、飯前飯後的衛生工作,自己整理床鋪,不是一次,是天天都這樣做。第四、也是最困難的,那就是孩子的品德重整──從自我中心到想到別人、學習禮貌、誠實、愛心、公德心……古語說得對「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我們沒做到百年,也要一段很長的時間啊!

 

 

(編按:本文作者許佩文曾是三明、綿陽角聲華恩兒童村和咸陽兒童之家的院長,感人經歷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