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旋律︰ 臨危至永生(我的抗癌經歷)

梁偉華

 

 

我自香港移民至英國已有28年的時間了,就像大多數華人那般,抵英後便是從事飲食業的工作。一直以來,我的身體狀況也算良好,故甚少去看醫生;除偶而飲飲啤酒外,我也沒有什麼不良嗜好,既不好抽煙,就是賭博也沒有沾上手。撫心自問也算是一位安分守己的好好先生。在一位中樂師傅的啟蒙下,於2009年我愛上了廣東粵曲,除了唱曲外,我也以自學的方式學會了數種樂器的演奏,這是我唯一最花錢的消閒娛樂了。

 

 

 

 

我的信仰

 

信仰方面,無論誰人邀請參加任何的宗教儀式或聚會,若時間許可我也會答應參加,以示我對別人信仰的尊重。

 

 

其實,我家中也有一個觀音像,這是因著我在1980年中往中國旅遊時,遭遇了一些靈異的事情,母親擔心我未來的安全,覺得我需要一些神靈保佑,故向朋友購買了一座觀音像,並予以開光後安放在我家中。為使老人家放心,我也不介意家中的觀音像,但我並沒有拜它,因在骨子裡,我仍是一位無神論者。

 

 

過去數年,每次前往Leicester探望我的兒子和媳婦時,由於他們都是在教會十分投入的基督徒,也會邀請我們參加教會的聚會,但次數郤是屈指可數;因著這個緣故,我們也結交了一些在Leicester的基督徒朋友。

 

 

2013年藉著朋友的介紹,參加了利物浦以便以謝華人基督教會的燒烤旅行,開始認識溫志文牧師。偶而在街上碰面,他也會邀請我參加教會的聚會,但由於還沒有信靠耶穌,每次都是推搪了事。

 

 

 

 

發現了癌症

 

在2016年聖誕節前後,每當進食時,均感到在下嚥食物方面有點困難,我感到有點不安及憂慮。新年過後,便立即前往家庭醫生那裡尋求醫治,經家庭醫生轉介,安排在2017年3月往醫院接受初步的檢查。按當時的結果顯示,確實有些物體阻塞著我的食道,但不肯定究竟是什麼東西。因此,需要再度預約並接受進一步的深度檢查。

 

 

誰知還未等到預約的檢查,5月的某星期二,在我喝水時竟然立時嘔吐,甚至不能吞吃任何食物,故立即前往看急症室求診,在很短的時間內便被安排入住Warrington Hospital接受全面的檢查。溫志文牧師接獲消息後,於翌日星期三便到醫院來探望我並為我按手禱告,當時仍未能進行任何的飲食,當天也接受了磁力共振的檢查。

 

 

星期四中午,妻子及朋友均前來探望,大家也想順道聽聽醫生的報告;在這等候的期間,我嘗試喝了少量的水,突然感覺堵塞在喉嚨間的那些物體好像被水沖走了,且掉進我的胃裡;就在那一刻,我竟可以無阻礙地進食醫院提供的午餐。雖然,我不知道究竟為何原因導致這過程的發生,但內心卻是得到一點安慰的。

 

 

考驗到來

 

午餐後,一位年輕醫生在另一個小房間跟我們見面,他直接地告訴我,食道確有一個腫瘤存在。我聽到這個消息,內心實在感到害怕,感覺彷彿有一道寒氣由尾龍骨而上直到我的心腑;但內心跟自己說:我不應在還沒有接受醫生的治療前,生命就如斯結束在醫生的說話裡。不值!

 

 

我盡力克制著自己的負面情緒,並詢問醫生對我的癌症將有什麼治療的方案?他說,由於那個食道內的腫瘤位置很貼近氣管,手術存在非常大的風險;故此,他需要跟一個治療小組進行討論後,才能決定怎樣處理。既然如此,我也只好平心靜氣地去等待。

 

 

 

 

決志歸主

 

在醫院等待的這段期間,無論是飲食或作息均很正常,並沒有什麼異樣。如是者,過了幾天的星期一,兒子及媳婦和一位不常見面的表妹一同前來探望我,他們都是Leicester華人教會的教友。在傾談期間,那位表妹忽然邀請我決志信耶穌,我突然間感覺她好像是神派來的一位天使,是要藉著她來拯救我,我也毫不猶疑地表示願意決志歸主,我就是如此在醫院決志。當然,我也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溫牧師。

 

 

從新開始

 

這時,醫生也讓我出院,讓我在家中等待有關治療方案的擬定。

 

 

5月中回家後,我和妻子開始每星期日參加教會的主日崇拜,並一起報名在平安夜那天舉行的洗禮。

 

 

由於我和妻子要更堅定自己的信心,我們也邀請溫牧師在8月中為我們除掉家中的偶像。

 

 

接著,溫牧師開始每週到我家中,給我們進行洗禮班的研習。由於9月份開始接受治療,受到身體狀況的影響,洗禮班的課程也曾受到影響,需暫停數個星期;但在溫牧師的忍耐和帶領下,我們終可如期完成了洗禮班的研習,並跟妻子在2017年12月24日,一起接受了洗禮,正式歸入主的名下。

 

 

心存感恩

 

醫院終於給我安排在2017年9月開始,接受4次化療及25次電療,是同步進行的。在這段接受治療期間,也得到一些有患癌經驗朋友的提點,建議我在治療期間,用紅蘿蔔、竹蔗茅根、新鮮牛蒡煲水,每天如飲水般不斷飲用,作用是要驅除體內熱毒,我感覺非常有效。友情就是如此的寶貴,實在是患難見真情。

 

 

療程完畢後,醫生告知腫瘤確實已經縮小,但由於太貼近氣管,故沒法把它切除,但應算是康復,沒有問題了,我的個案將交由腸胃科繼續跟進,醫生並吩咐:如有不適,可立即找家庭醫生處理。我實在感謝上帝藉醫生的手來醫治我。

 

 

2018年3月,醫生正式向我宣告,我的癌細胞經已離我而去,我不必再接受任何治療,可重新恢復如患癌症前的日常生活。我實在感到高興,這真是一個極為寶貴的好消息。

 

 

在患病及治療期間,得到教友及牧師不斷地為我祈禱,讓我得到安慰與鼓勵。現在,我已信靠了耶穌,我願意把一切交給主,相信我必定得到耶穌基督的保守,我真是一個蒙恩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