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旋律︰深入礦井 牽手塵肺農民 袁立——走進陽光的人

朔方

 

 

聆聽粵語

聆聽國語

 

趕寫專題至午夜,睡意全無。忽然間靈機一動:現在不正是中國的正午?立刻拿起手機。接電話的正是袁立——被稱為最像赫本(Audrey Hepburn,港譯︰柯德莉夏萍)的明星。

 

 

 

 

袁立上高中時即以卓而不群的氣質風貌被星探發掘。1992年,考上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以專業第一的成績畢業,踏入影視圈。在影評人與合作者眼中,真實袁立是演藝圈中一抹特立獨行的風景。一句「我要變得獨立」,「袁莉」成為「袁立」;再一句「我希望自己變得更有女人味」,「袁立」又回到「袁莉」;然而改變的最大,莫過於從演員袁莉成為志願者袁立。

 

 

嚮往的人生—為別人而活

 

 

心靈追求真理,過於眼睛渴慕美麗。坐著頭等艙、穿著晚禮服、舉著香檳酒、參加慈善晚宴,並不是她內心的召喚。她嚮往的,是這樣一種人生:帶著悲憫心和責任感,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就像聖經《箴言》教導的那樣:「你當為不能自辯的開口,為一切孤獨的伸冤。你當開口按公義判斷,為困苦和窮乏的辨屈。」(三十一章8-9節)

 

 

2015年7月,她成為「大愛清塵」公益基金的志願者,奔赴陝西秦嶺山區,連續六天探訪塵肺農民──他們因為長期吸入生產性粉塵,肺像石頭一樣堅硬,沒有任何特效藥物或治療可以挽救;因為胸悶、胸痛、咳嗽、呼吸困難,而不得不跪著活;甚至,因為肺心病、呼吸衰竭,年紀輕輕就離開世界……

 

 

7月12日,志願者為她舉辦了一場簡陋的生日會。為此,她付上極重的代價。在秦嶺因水土不服而浮腫、整日忍受旱廁味道和蒼蠅,都算不得什麼;嚴峻的是眼睜睜地看著無助的病人,徒然悲傷:「我幫不了他們……」她把有限的錢和無限的愛,都給了他們。她拉著他們的手,抱住他們的肩,即使有可能被傳染肺結核。她竭盡全力,幫助一個病人換了肺,但人卻沒能活下來。

 

 

在神眼中 每個都是最寶貴的生命

 

 

基督徒亞伯拉罕•林肯說過:人的快樂程度,等於他們將想法付諸實踐的程度。袁立卻說:「真正做公益,其實並不快樂。」她幾乎陷入抑鬱,在微博上問自己:「我本可以旅旅遊,做做飯,插插花,找找劇本……實在有同情心,看一個靠譜的公益項目,捐些錢,也心安了。我為什麼找這麼累、這麼讓人心跳的公益項目?」

 

 

只因為愛!「也許在世人眼中,他們是最底層的人,可是在上帝眼中,卻是和我們一樣尊貴的人,上帝愛的孩子,所以我要盡一點點努力,幫助他們,服侍他們……讓他們在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知道,有人愛他們。這個世界上不僅僅有壞人,也不僅僅有不好的煤礦老闆。就像我幫助換肺的任能平所說︰『我如果死在手術台上,也非常非常感激你,因為死前得到過愛了。』」

 

 

以愛還愛 施比受更為有福

 

 

2016年11月,袁立捐資創辦了上海袁立公益基金會,救助生死邊緣的塵肺病人。走出幽谷的袁立,印證了這樣的應許:「你心若向飢餓的人發憐憫,使困苦的人得滿足,你的光就必在黑暗中發現;你的幽暗必變如正午。」(《以賽亞書》五十八章10節)

 

 

「商界思想家」馮崙這樣形容:公益的袁立就這樣誕生了,明星的袁立卻離我們越來越遠了。我為此感到些許的安慰,也為袁立的誕生感到高興。在這個大冷的冬天,因為袁立讓我們感受到人間增加的幾絲溫暖,也因為袁立讓我們感覺到生活的陽光還是會不時地灑在我們臉上……

 

 

 

 

能像陽光溫暖人心的,是愛。施愛者,生命要注滿愛,如同酒杯斟滿酒。這愛,來自造物之主。2017年末,她總結說:「雖然我心裡很憂傷,但我還是要說,施比受更為有福!這也是我們基金會原來的名字──施愛基金會」。

 

 

我雖愚妄 祢卻不放棄

 

 

問起信主歷程,她說是一個「好奇寶寶」從調皮到順服的新生成長史:十幾年前,她第一次被上帝震撼,是在巴黎聖母院,從穹頂投射下的大光,彷彿穿透穹蒼般令人敬畏。回到北京,她走遍了天主教和基督教教會,細心觀察基督徒,而結果讓她失望……

 

 

看到她2014年9月的微博:「17年前,我是那個不信、狂妄,而且把聖經踩在腳下;不僅踩,還用盡渾身的力氣使勁碾的愚妄之人……」這是沒在採訪中出現的情節,我再次求證是怎麼回事;她回答:「當時和一個基督徒起了衝突,就說︰『你們信的聖經我偏要踩……』」

 

「你那時知道聖經的內容嗎?」「完全不知道。第二天在拍片現場,意外從馬上摔下來;那一刻,就覺得天空中有隻大手在保護著我……天父當然不會存心報復,但是主愛的孩子,主必管教!」

 

 

天父耐心等候了17年,等她回轉,翻轉生命。從拍完最後一部戲離開舞台,她在近三年裡到過美國和加拿大的許多城市,學語言、看中國歷史、了解宗教,並且──經歷上帝。

 

 

 

 

路途再崎嶇 有神同行就不怕

 

終於投入天父懷抱的袁立,煥然一新。「朋友說,我變了。是的,靠近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30年的成長,都抵不過這三年的經歷。」她在約旦河受了洗,那時她寫下了心靈的感動:「經歷耶穌在世的最後幾個階段,最後的晚餐後為門徒洗腳,給世人做榜樣要謙卑愛人;在客西馬尼園作最後的禱告,因為祂知道就要作為世人替罪的羔羊為我們捨命;耶穌被人鞭刑,污辱,釘十字架,不發一言,只有一句禱告『父啊,赦免他們,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上帝差愛子來到人間,做我們的替罪羔羊!」

 

 

然而,試煉也跟著來到,看她為信仰付上怎樣的代價。就在2014年9月,一伙別有用心者,在網上製造了一場所謂「廣電總局下發封殺藝人通知」的鬧劇,居心叵測地針對袁立的信仰,掀起網絡暴力,造謠中傷、挑釁謾罵,無所不用其極!但是,袁立擦乾委屈的眼淚,調整好應戰姿態──在約旦河洗禮時,上帝就在她心裡預備了引路的火柱:「神光照你,高舉你,給你力量,原是要你衝過前面可怕的陣地……」

 

從上帝而來的堅實的支撐,令她鼓起勇氣,不像玻璃那般脆弱,要像水晶那樣晶瑩!2017年4月,袁立宣告:「無論我做什麼,我在哪裡,首先我是個基督徒!這是我的信仰,我的宣告。無論遇到多少艱難,我是!」

 

 

 

掛上爆炸檢測儀 不禁落淚

 

 

「我們幫助人,可能不僅僅是從這個賬上轉到那個賬上的錢,而是要去實地勘察,拉著他們的手慰問,讓他們感覺到愛。我希望每個病人死前更有尊嚴,而不是一味地把基金會做大做強。我認為的公益,就是走到他們身旁,去傾聽,去拉手,去擁抱,並和他們一起哭泣,一起歡笑……」

 

 

2015年,為了解礦工致病原因,她下到幾百米深的礦井,她強調道:「當時感覺是上帝在呼召,是祂親自與我一起下去,要讓礦工知道祂愛他們……」「起初都沒感覺,但最後,當把瓦斯爆炸檢測儀掛在腰間的時候,我哭了。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心裡突然悲憫,還有這麼一群人,在這樣工作著……」網友紛紛點讚留言:「這是拿生命做公益,還有誰?還有誰?還有誰?給你32個讚!」

 

 

只要走進陽光,陰影就會被甩在身後。2017年聖誕節,她把80萬元演出費全數捐出,並在備註處寫上了浙江衛視的名字:「由我們共同捐助,用於幫助塵肺病農民工!聖經《箴言》說︰『恨,能挑啟爭端;愛,能遮掩一切過錯。』」

 

 

人生最大的祝福

 

 

沒有完美的基督徒,只有完美的基督。2018年1月5日,袁立鄭重聲明:「我信的不是一個『教』,我只有信仰與愛!我帶來祝福與分享愛。人人都需要福,福從哪來?中國老祖宗說:福從天降!主耶穌降生為人,就是全人類最大的祝福!」

 

 

袁立,愛的使者。現在,她受聘為「中國煤礦塵肺病防治基金會」慈善大使。一個新的里程,開始了。我想起南韓的金鎮洪,一位帶領貧民過上像樣生活的基督徒,在自傳《荒漠樂園‧序》中說的話:

 

「我把我的人生投入到我所確信的信念之中,因此我感到自己很幸福……我有過很多失敗和挫折,但反而對此很滿足,因為我沒有被自己的成功和失敗所綑綁,只為自己所確信的工作和生活……我喜愛聖經《約伯記》二十三章10節的話,其實那就是過去40年間,深入我心中的信念:『然而祂知道我所行的路;祂試煉我之後,我必如精金。』」

 

 

無論走多遠,只要跟隨主耶穌,就不會忘記為什麼出發;祂的大愛,會一直激勵著我們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