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旋律︰紀寶如的珍珠人生

夏蓮娜

 

 

聆聽版 (由全人佳音網台提供)

 

 

找著紀寶如的時候,她剛從荷蘭佈道回來。生命見證,早已講過不下數百遍,但每當憶起過往的傷痛和不堪,她仍是熱淚盈眶,傷口還會隱隱作痛,然而在分享中,她流露出喜樂、盼望和對神的堅定。以下是她親述自己在不同遭遇中的感受,講出上帝如何救活這個悲劇人物,賜她珍珠人生的神蹟。

 

 

 

 

 

最恨的人

 

 

我最恨自己、恨「紀寶如」這三個字,因為我糟蹋自己,也糟蹋別人!一生下來已被放在不喜歡自己的角色當中。我是爸爸二太太所生的龍鳳胎,出生後被認為不吉祥,從小送到外婆家養。4歲就要幫忙煮飯,還要替外婆去跟媽媽拿生活費。一開始拍戲,哭笑由不得我,被冠上「天才童星」之後,雖是物質生活豐厚,卻沒朋友、很少上學校、從沒去過遠足,也沒享受過家庭溫暖,只知道背劇本、演戲、賺錢,但也接觸到很多同齡孩子不曾見過的新事物。及至14、15歲時,稍為知道多一點自己身處的境況,因而更加不喜歡這個被視為「搖錢樹」的自己。跟余龍結婚十年(28歲)之後,我簡直恨透了自己。因為最愛的人背叛了我,而在我堅持離婚後的半年,他卻意外死於「神話KTV」縱火現場,被夫家指責是我害死了他。人最不能面對的事,就是在毫無準備下,一夜之間失去了摯愛的人,所以感到活著非常可怕!

 

 

對於我的祖母,先是恨。恨她對我太嚴苛,尤其在我14歲那年,她請醫師在我兩腿膝蓋接縫處,注射抑制生長素,自此身高就維持在149公分,也保持著童聲和童顏。

 

 

最恨我的父親。恨他娶了很多太太、生了好多孩子;恨他重男輕女,從小把我送走,不理我,所以跟他最疏遠、連說話的機會也沒有,越來越恨他。

 

 

同樣地,當年孩子對我的恨,我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那時的我因自責、悔恨,加上生活壓力,導致酗酒、家暴行為,經常莫名其妙毒打他們,傷害他們,致令大兒子患上暴躁症、二兒子染上吸毒惡習,所以,修復不是一時三刻的事。

 

 

小三之害

 

 

從小最憎恨小三,因為自己的媽媽就是小三,而我這個被小三生下來的孩子,根本沒有自尊、沒有地位。我最愛的丈夫也是被小三搶走的,為此我的內心充滿仇恨。可恨的是,我竟然明知故犯,做了小三——當年離婚之後,為了生活,我到酒店當媽媽桑,跟了一個男人,原配來找我說:「你是公眾人物,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我雖然一直掉淚道歉,但還是跟了人家的丈夫整整七年。

 

 

一個人只要心懷不平、犯罪、妒忌(原生的罪),就會託詞藉口、千方百計將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搶過來;到頭來,傷害了自己、更傷害到别人。社會上需要有愛才不會有紛亂,小三的介入、夫妻關係疏離,就是因為自私和沒有愛。

 

抑鬱自殺

 

 

今天還能活著,就是個奇蹟。我曾罹患憂鬱症8、9年,總是走不出來,苦不堪言;也用過不同的方法,包括割腕、燒炭、跳樓、吞下大量安眠藥來摧殘自己、自殺過幾百次,有一個時期,幾乎每天都從血泊中醒來……卻又被救了回來。原來,自殺尋死,只是逃避,解決不了問題。

 


 

紀寶如的人生轉捩點,就在於認識了SPA業界的翹楚——喜悅集團董事長黃瑪琍,透過這位基督徒的引領,寶如願意讓上帝重整她的人生。2004年3月27日受洗成為基督徒後,她的生命就來了個大翻轉……

 

 

化解怨恨

 

 

先跟上帝和好、再跟自己和好,才能化解怨恨,放下心中的苦毒,原諒、接納、寬恕自己和別人。先讓上帝的愛進來,被愛充滿,因為只有被愛的人才能去愛。天父跟我們的關係是斷不了、分不開的,只要我們回來,祂就擁著我們、接納我們。與自己和好之後,我開始修復與他人的關係,包括父親、祖母、三個兒子和夫家。信主後才看見,原來父親是愛我的,無論在哪裡,他都願意伸出雙手來幫助我,只是表達方法不是我期望的而已;當我用另一種眼光來接納他之後,關係很快就融和。如今他很肯定信仰帶給他的改變,一家人時常一起談笑聚餐。

 


當我在《珍珠人生》中飾演祖母一角之後,深深體會到祖母是全然愛我的,只是表達方式太傳統而已;沒有祖母,就沒有童星紀寶如。大兒子也因為去教會,治好了躁鬱症。二兒子曾走迷路,吸毒入獄,如今,我把他帶在身邊做義工,當看到我真心真意地去服事那些素不相識、身心障礙、心靈傷痛、不能動的獨居老人時,他大為感動,之後也跟我到監獄探訪獄友。

 

 

 

 

 

 

 

最愛是誰

 

 

我有三個父親:天父爸爸、親生父親、余龍的爸爸,都是我所愛的。最愛的當然是上帝——因著祂的愛,才可以使我去愛每一個人。余爸爸其實最疼惜我,後來因兒子余龍的死,就變成有了仇恨,但我一次、兩次、三次、無限次……跟他修復和好,直到有一天,他親口承認我是他的女兒。到最後,拜佛幾十年的他,看到我的生命改變,居然改信耶穌,並決定用基督教儀式舉行葬禮。

 

 

對孩子的愛,我們常有誤解——以為孩子是我生的,什麼都應該聽我。然而,為什麼我不可以聽聽孩子講的道理呢?要知道孩子是上帝的產業,他們是獨立的個體、有天賦的生命、有他們的聰明,為什麼要他們成為我的棋子?應該給他們空間,靜心聆聽。我們要有天父的愛、天父的寬恕,自己做不來的,就要求祂賜智慧。

 

 

珍珠人生

 

 

2015年在台灣風靡一時的電視劇《珍珠人生》,正是以我的人生自傳作藍本,道出一顆掉進蚌殼裡的沙粒,歷經了各種磨難之後,終成了今天珍珠般美麗的人生,當中的轉捩點正是因為上帝介入我的生命。在這齣戲中,演繹我的主角楊可涵,因憂鬱症自殺過世,年僅27歲,對我來說衝擊很大,於是又來了一個催促:要趕緊傳福音,機會常會瞬間即逝。

 

 

最後,紀寶如以聖經《詩篇》三十篇5節「……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作結。是的,哭泣的日子過去了,現在每一刻都能歡呼,因為生命裡有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