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捍衛新聞自由與司法獨立

馮肇昌

 

 

要保障自由、民主和法治,新聞自由與司法獨立可是一個重要的基石,必須捍衛。

 

 

 

 

 

特朗普總統批評法院

 

一般來講,新任總統都會有所謂的「蜜月期」,享受高民望和愛戴。二月中是特朗普就任的首個月,似乎總統「蜜月期」還未開始,就已經結束。

 

 

特朗普上任後簽了一個行政指令,限制七個穆斯林國家的國民入境和暫停接收難民,引起了機場混亂和憂慮,激發不少美國人上街抗議這政策,在國外也惹起不少反對聲音,又備受各主要傳媒批評。更有州訴諸法院,成功限制總統的旅遊禁令,但特朗普批評法院判決為政治決定,聲言會上訴至最高法院和簽署新的行政指令,至今仍未有具體行動。面對法院的判決,特朗普在他的Tweeter中批評說,一個所謂法官的意見竟然奪走國家的執法權,實在荒謬,又聲稱若真的有事發生,這位法官和法院必須負責。

 

 

指控媒體做假不可信

 

特朗普與各主要傳媒關係一向欠佳,雙方不斷開火。面對主要媒體的批評,特朗普多番指責多間主要媒體為「假新聞傳媒(Fake News Media)」,是美國人的公敵,更呼籲他的跟隨者不要相信各大傳媒。作為國家的最高領導人,特朗普如此公然批評法院,有可能削弱司法獨立性;同樣,他對各大傳媒的指控大大影響傳媒的公信力,威脅新聞自由。

 

 

 

 

 

保持新聞中立可靠性

 

歐美各主要媒體不斷傾向自由主義,在重大經濟和社會問題上,例如墮胎、同性戀、宗教等,經常只挑戰批評傳統和保守主義。在美國總統大選時也有偏幫民主黨之嫌,似乎偏離新聞報導中立的原則。以往,報章和電視新聞是市民的主要資訊來源,新聞主播有崇高的地位,深受信賴,但當人民質疑主要傳媒的中立性和可靠性時,那真相越發變得迷糊。今天網上新聞隨手可得,加上社交媒體的普及,不少人只選擇自己喜愛的「新聞」去看,更有人隨意製造新聞,在網上快速傳開,各種謠言令人難分真假。

 

 

司法獨立和新聞自由

 

香港最近有兩宗法院審判引起廣泛報導和討論。第一宗是有關七名警察被控,在2014年佔領中環運動時,將曾向警員淋液體的事主,拖到暗角拳打腳踢,最近被判罪成,判監兩年。之後,在網上出現不少攻擊辱罵主審法官的言論,又有市民組織「撐警」遊行,並手持辱罵主審法官的標語,批評判決過嚴,對面對巨大工作壓力的執勤警察不公。律政司表示會留意跟進有關批評法官的網上言論和標語,不容有人挑戰司法獨立。

 

 

支持判決的人指出警察不能濫權,違背市民的信賴,不能因工作壓力或其他藉口,對手無寸鐵且已經被制服的人濫用私刑。香港無線電視在2014年報導有關事件時也發生插曲,數十名新聞部記者聯署公開信,抗議管理層刪減新聞報導中有關七警對當事人「拳打腳踢」的描述,堅決捍衛新聞自由。

 

 

第二宗是有關前任特首曾蔭權,被裁定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名成立,被判刑20個月。事緣2010年,雄濤廣播有限公司向政府提出數碼聲音廣播牌照申請,而特首曾蔭權正和雄濤主席相談,租住他名下深圳東海花園三層單位作退休居所,但卻沒有申報,有收受利益之嫌。在2012年,曾蔭權首度披露租用有關單位,引起廣泛報導關注,立法局內更有人提出彈劾動議,廉政公署開始有關調查。經過多年審訊,陪審團只對三條控罪中的一條,大比數裁定有罪。雖然曾蔭權盡心為香港服務45年,在政府一步一步爬升至特首這頂峯,但現今以72歲高齡被判罪成入獄,一生英名盡喪,可謂升得越高,跌得越重,令人嘆息。

 

 

這兩案件彰顯了香港的司法獨立和新聞自由,增強了人們對香港法治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