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不賭就是贏

2015年10月
專題策劃及撰稿:胡德明、馮兆雄、方思潔、馬日恆、區雯慧、陸思齊、林珊一
文/張春曉

 

 

今年七月,全英93個地方市議會聯合上書要求政府修改政策,銳減博彩機賭注上限,遭英國政府拒絕。消息再度引發監管賭博行業的熱門話題。自2005年寬鬆的相關行業法頒佈以來,英國博彩業在一片爭議聲中蓬勃發展,迄今已擁有歐洲最大的線上博彩市場,保持每年10%以上穩定增長。僅僅體育博彩就創匯6.5億英鎊,彩民數量達到210萬人。根據英國國家賭博委員會(Gambling Commission)資料顯示,英國博彩業每年創收超過60億英鎊,成為全球博彩業領頭羊。

 

 

博彩流行:包羅萬有

 

2007年修改條例後,英國允許興建大型賭場,倫敦兩大超級卡仙奴(Hippodrome,Aspers)應運而生。每天吸引數千賭客,週六高峰時可達七千人。卡仙奴環境優雅,特別受女客青睞。目前卡仙奴賭場女客已增至三到四成。

 

 

由於前景樂觀,賭場價位也不斷升高。去年,倫敦梅菲爾區(Mayfair)的高級賭場Les Ambassadeu為了吸引真正的「高消費賭客」,宣佈將年度會費上調50倍,從原來500調至25,000英鎊!賭博公司的創意也層出不窮,可以下注的賭項五花八門,前幾個月走紅下注皇室寶寶,名字、出生日期等都開出多個賭盤。最近又出爐「賭子成龍」:在立博(Ladbrokes)賭博公司,家長可以下注子女的大學畢業成績,有望賭贏學費投資。

 

 

華人賭博:火上加油

 

對賭博風氣本來就「火猛」的華人社區來說,英國興旺博彩業可謂火上添油,大有燎原成災之勢。由於文化、語言等障礙,華人的娛樂社交選擇相對單調,很多華人工作、生活壓力繁重,賭一把放鬆極具刺激。賭博機操作簡單,輸贏快捷,幾十秒就能玩一次,很多收入低、休息時間短的餐館員工都喜歡在休工時順手玩一把,上癮後卻欲罷不能。據計算,玩賭博機一小時內賭注金額可累積達18,000英鎊,無怪乎賭馬店半成以上的收入,都出自賭博機。全英賭博機數量已高達到35,000部,單是去年就吞吃賭金1.6億英鎊。根據福音戒賭中心近年來的個案顯示,超過70%的求助者,都是因這些賭博機而被困的。

 

 

 

 

 

 

 

不但如此,自2005年放寬對賭業的限制以來,倫敦唐人街一帶的外圍投注站及賭場不斷增加,華埠賭牌數目已超越臨界點。目前,圍繞倫敦唐人街已有超過50家大大小小的賭博場所。英國「卡仙奴」賭場全天候開張,環境舒適,酒水免費,成為無事可做、無處可去的華工、華僑的消遣場所。

 

 

賭場泛濫的環境慫恿越來越多的華人賭博成風,從而導致債務、家庭矛盾以及心理健康等各種問題,家業敗落、妻離子散的悲劇也不時上演。

 

 

新現象:網賭流行菁英加盟

 

帶動英國博彩興旺一大關鍵因素,就是手機普及,網賭興起,用手機、電腦等電子方式博彩迅速流行。據調查,近六年,街邊賭馬店在減少,低收入人群賭博也沒有增加,取而代之的是在線賭博網站蜂擁而出,電話遊戲式博彩走紅,手機族、鍵盤族成為新興賭民。其中高端職業人群,如技術師、企管、醫生、律師等佔半成以上。六年前這類人群只有十分之一參賭,如今已增至五分之一。

 

 

華人依賴手機等網絡方式與海外保持聯繫,加上電話博彩、網上賭博均不受時間地點限制,誘惑力非常大。,很多人迷上娛樂網賭後,逐漸轉型為病態賭博。去年一名姜姓中國大陸留學生沉溺網上賭博,留英不到三年就輸掉80多萬英鎊,是一個典型例子。

 

 

 

 

 

 

 

加強監管:治病治本

 

一直以來,各社會團體呼籲政府加大對賭博業的監管力度。對於政府在唐人街發放過多賭牌的行為,華人曾多次集會抗議,可惜收效甚微。現行法規的主要紕漏,一是重視經濟創收,但忽視對博彩業社會責任的監督。例如,如何限制賭民病態性賭博、如何更合理分配博彩業的巨大利潤造福社會等,現行法規都缺乏具體的決策。第二,賭博機的普及、網賭的興起,導致更多新問題的出現,政策法規急需同步跟進。

 

 

雖然政府以及博彩業常以繁榮經濟為由振振有詞,但無可否認,博彩帶來的社會危害不是用物質可以估量的。夫妻反目、親人不和、朋友分手、家庭暴力、高利貸甚至黑社會等情況,不一而足。引用聖經的幾句名言:貪財乃萬惡之根,貪愛銀子的,不以銀子知足,貪愛豐富的,不以利益知足。博彩的根源在於貪財。要治理老生常談的華埠賭博問題,對付網賭泛濫的嚴峻挑戰,不僅需要努力改進監管,更要治病治本,幫助賭民對付內心對金錢的貪慾,樹立積極的人生價值觀。人生精彩勝博彩,不賭就是贏。

 

 

其他專題文章

(社論) 賭博非遊戲
不賭就是贏
明知山有虎 為何偏向虎山行?
不再做賭博的奴隸 一位病態賭徒的真人真事
尋求幫助 英國基督教華人戒賭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