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絲萬縷︰動物權益在乎你所選擇

Feb 01, 2015

永杉

 

 

近年來,動物權益越來越受到關注,許多人以為這只限於虐待動物、提倡素食主義這樣的老生常談,其實它遠比我們想像的要寬泛深遠。動物權益 (Animal Rights) 的定義是指動物應享有的免受虐待、屠宰和痛苦的基本生存權利。雖然我們不能完全避免動物被屠宰,但我們的選擇很有可能會影響動物的生存環境。而動物在更健康舒適的生存空間下也會反過來使得人類本身受益匪淺,最終形成一個相互關聯可持續的生態環境。

 

 

 

 

 

 

 

 

動物福利與食品選擇

 

 

1965年英國政府為回應社會訴求,委任了 Roger Brambell 教授對農場動物的福利事宜進行研究。1979年他所建立的農場動物福利委員會提出動物都有渴求「轉身、弄乾身體、起立、躺下和伸展四肢」的自由,也提出動物福利「五大自由」,即免受饑餓、營養不良、免於因環境而承受痛苦、免受痛苦及傷病、表達天性、免受恐懼和壓力。近年歐美不少著名廚師發起運動,關注入廚的肉類,是否來自被良好對待的動物,因為他們認為動物生前受到較好的對待,製作出來的食物的質素也會好一些。

 

 

 

 

 

 

 

另外一個很常見的例子是,很多人會注意到在英國選購雞蛋的時候品種繁多,有的寫著 Free Range(放養),有的寫著 Organic(有機),有的則沒有任何類似的標識。它們的區別在於動物的飼養環境。在 Battery Cage(層架式雞籠)裡飼養的雞吃人工飼料,免不了用抗生素、激素等,它們的生存空間非常狹小,無法滿足動物自然的活動要求,比如走動、覓食。從2012年起,這種最小的籠子逐漸被稍微大一些的籠子 (Enriched Cage) 取代,有的也飼養在雞棚 (Barn) 裡,但仍然限制動物天然的生存本能。而放養或有機飼養的雞可以得到天然的生存環境,它們不用激素,在天然的環境中散步、用爪子抓蟲吃;且 Organic 的環境中飼養的雞吃的食物是沒有農藥的純天然玉米。優越的環境需要大量時間、人力、資金的投入,造成價格上的差異,但作為消費者,選購放養或有機的雞蛋也等於選擇了為動物提供更舒適的生存環境。

 


餐桌上魚的選擇

 


英國是海洋產品消費的大國,舉個最簡單的例子:鱈魚在英國的消費量非常大,無論是著名的 Fish & Chips 或者是各類魚類烹調的菜品當中,鱈魚都是不可或缺的食材元素。 BBC 在2006的報導,就提到在歐洲85%的鱈魚捕獲後都會成為「盤中餐」。過去這些年來,人們一直呼籲選購捕撈於可持續供應的產地的魚類;很多鱈魚的產地會頒佈休漁期,鱈魚捕撈的數量明顯下降;英國許多超市,比如 Marks and Spencer、Co-op Food 等也大部分都採用這些產地的鱈魚。

 

 

 

 

 

 

其實不只是鱈魚,近年來海鱸魚、吞拿魚的供應也一度告急。作為消費者,並不是說不能吃魚,我們可以繼續享受魚的美味和它們為身體帶來的益處,但是我們可以儘量選擇產自可持續性的魚產品資源,雖然自己不能分辨產地,但可以儘量去有保障的超市或者是魚檔購買。另外,我們也可以增加飲食的多樣性,變換食用的種類。因為我們一個小小的選擇,都有可能為環境和生態的可持續發展帶來巨大的改變。

 

 

 

 

 

 

避免殘忍的動物實驗

 

 

提到動物福利就不得不提到動物實驗。國際上許多愛護動物組織都曾經以非常強烈的態度反對動物實驗,但是儘管各項運動此起彼落,也不能完全禁止動物實驗的進行。據 Katy Taylor 等人於2008年發表的「全球實驗動物使用量」估計資料 (見*參考),每年會使用到1億1千5百萬隻以上的動物進行動物實驗。這些動物為了人類的健康和安全要承受巨大的痛苦,這不得不引發倫理道德上的深思。隨著現代科技的發展,在許多情況下可以儘量避免活體動物實驗,美國太空總署早在1997年就提出,人類可以運用電腦運算、細胞培養等方式來取代殘忍的動物實驗。但是,這仍然難以避免有些必須要進行動物實驗的情況。然而,作為消費者,我們可以選擇那些標有 Against Animal Testing (反對動物實驗)標識的產品。若越來越多的消費者選擇反對動物實驗的產品,那麼廠家會在不同程度上對他們的檢驗技術引起重視,以適應消費市場的變化。

 

 

 

 

 

總之,無論是散養有機雞蛋、瀕臨告急的魚類,或是經動物實驗的商品,我們都是這些產品的最終消費者。這些選擇已經不再是我們私人的抉擇,而是關乎整個生態環境的選擇。甘地 (Mahatma Gandhi) 很早就提出:「地球所提供的,足以滿足每個人的需要,但不足以填滿每個人的欲望。」我們無休無止地索取,所以我們只能吃到那些充滿了激素與抗生素的雞蛋;我們毫無顧忌地濫用我們對其他物種生命擁有的管轄權,最終我們只能將自己斷送在斷鏈的生態環境中;當世界上所有的動物都對人類充滿了恐懼的時候,這世界就失去了和諧的愛。不如現在從每天的一點一滴,做一個明智的消費者,為未來的環境儲蓄更多的愛與生命。

 

 

*參考︰Taylor K, Gordon N, Langley G, Higgins W. 2008. Estimates for worldwide laboratory animal use in 2005. ATLA. 36:327-342.

 

 

 

 

專題文章